校花被带到仓库糟蹋 荡货把腿给我打开视频

说说

        江柔勾了勾唇角,笑着道:“好啊,我不进去。”

  宅院里——

        赫连烈的脸色铁青。

        昨天被打了一通,他几天内都不想见到江以宁。

        可没想到,她自己过来了。

        赫连烈懒得开口。

        江以宁却走上前,期期艾艾道:“我哥昨天教训了我,说你是我未婚夫,以后,咱们俩要一起过日子的,我不该那么粗鲁的对你。所以,他命我今天登门道歉。”

        “不用道歉,你是我未婚妻,打我几下,又能怎样?”赫连烈嘴上说的大大方方,心里却巴不得她赶紧走。

        江以宁微微一笑,“既然你原谅我了,那我就放心了。”

        “嗯,你还有其他事吗?”赫连烈略不耐烦的问。

        “有啊~”江以宁拖长了尾音,凑到了他的跟前,做出娇羞的模样,道:“我今天来,主要是跟你培养感情的。”

        若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赫连烈也许会很愉快的接纳她的撒娇。

        可此刻……

        江以宁顶着一脸可怖的红斑,且上面涂抹着褐色的药水。

        她浑身散发着一股又苦又涩又臭的味道。

        简直像是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

        实在是令人生不出,半点欢喜之情。

        赫连烈微不可查的皱了眉头,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我对你的感情,已经很深厚了,不用再培养了。”

        “可我还没喜欢你呢。”江以宁轻声说。

        赫连烈:“……”

        一个残花败柳的无颜女,还敢嫌弃他?

        真是被江家惯得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陪着我,到处走走吧。”

        江以宁拉着他的胳膊说。

        赫连烈再次挣脱了她亲近的举动,道:“好啊。”

        说完,没有任何犹豫。

        迈开了步子,走在了前面。

        江以宁赶忙追上他的脚步。

        ……

        因为想快点摆脱江以宁,所以赫连烈潦草的带着江以宁,在家里转了几圈。

        然后,直接跟她说,都逛完了。

        没什么可逛的地方了。

        原以为这样做,她就会离开。

        可没想到……

        江以宁还要留下来吃饭。

        赫连烈的耐心尽失,借口道:“那你随便在家里玩,我去处理公事。”

        说完,还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盯着江以宁。

        不管江以宁是真傻还是假傻,都不能让她有任何机会。

        靠近这个家的机密。

        管家领命,继续跟着江以宁。

        赫连烈转身上了楼。

        到了书房里——

        他刚要松口气。

        身后却覆上来了一具娇软的身体,“烈,你怎么一直陪着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赫连烈焦躁的心情,稍微被安抚了一些。

        转过身,看向江柔,问:“你怎么进来的?”

        “我偷偷爬墙溜进来的。”江柔住在别墅里那么久,对这个家的每一处,都了如指掌,所以,她找了个梯子,从花园旁的假山那里,直接溜了进来,“你放心,我进来的时候,故意避开了你们,不会让江翠花发现我的。”

        赫连烈勾唇笑了笑,“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哼,我再机灵,又能怎样?还不是比不上江翠花重要?你为了招待她,把我拒之门外……”

        江柔娇滴滴的说。

        赫连烈低头,摸着她的腰肢,说:“她是突然到访,我来不及安排你,所以才采取下策。你得理解我。”

        江柔当然理解他,不为别的,只为他刚送了她一座金矿。



 

        也得体谅他的不容易。

        “嗯……”江柔点了点头,手指划着他的胸口说,“我也是太在乎你了,才会患得患失。烈,你不会为了江翠花,忘记我的对不对?”

        “当然。”

        赫连烈回答的毫不犹豫。

        江柔面上露出小女儿家的神态,然后拉着赫连烈的手,走到书桌跟前,把自己买的性感睡衣拿了出来。

        “我特地买的,为了给你助兴的。现在……我们来开始吧……”

        赫连烈听言,喉结忍不住滑动。

        外面还有江翠花呢。

        他们俩就光明正大的偷晴,实在是太刺激了。

        但也正是这种新鲜的感觉。

        让他对江柔更加有兴致。

        江柔手指放在衣扣上,衣衫滑落……

        ……

        蒙达想要敲门进书房,向赫连烈汇报一些事情。

        却听到里面传出来暧昧的声音。

        他认出来是江柔的……

        面部的肌肉瞬间僵硬。

        敲门的手也悬在了半空中。

        许久后——

        他的手攥成了拳头,咯咯作响。

        赫连烈!

        早晚有一天,他要取而代之!

        把江柔完完全全的占为己有!

        不允许别人再染指她半分!

        蒙达转身就走。

        经过楼梯口时,刚好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江以宁。

        江以宁被撞得后退了两步,揉着自己的肩膀,看向眼前的男人,呵斥道:“你怎么回事呀?走路不长眼吗?直愣愣的就朝着我撞过来!这要是再大力点,我非被你撞到楼梯下面去!万一摔出个好歹来,你负的起责任吗?”

        换成别人,江以宁才不会如此胡搅蛮缠。

        可她知道眼前的蒙达,是赫连烈的得力助手。

        逮着了机会,自然要刁难一番。

        蒙达垂首,声音硬邦邦道,“对不起,江小姐,我刚才走路急,没看到您。我以后会注意的。”

        “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这世上也不会有警察了。”江以宁冷笑道,“赫连烈呢?把他叫过来,我要他狠狠地处置你!”

        说完,江以宁便往书房的方向走。

        蒙达脸色变了。

        赫连烈刚才可是下达了命令,不让江柔进来,免得被江翠花看到。

        虽然他不爽江柔被赫连烈霸占,但也绝不想害了江柔。

        赶忙上前阻拦,“江小姐,您有什么气,尽管冲着我撒。不论您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求您别惊动赫连先生。”

        江以宁察觉到他不对劲,更要惊动赫连烈了。

        一把推开他,直接往前冲。

        蒙达和管家交换了下神色。

        管家也意识到了不对,赶忙小跑上前,阻挠江以宁。

        “翠花小姐,你要找先生,我去给您通禀。”

        “滚开啊!你们再敢拦着我,我让赫连烈,把你们统统杀掉!”江以宁扯着嗓子喊了句。

        跟在她身后的保镖,马上开始保护她。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校花被带到仓库糟蹋 荡货把腿给我打开视频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