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反冰九修雅剑play 好紧太爽了我还要

软文

        这样一个奖项的颁奖典礼,却是来了一位影视明星,何言风颇为诧异。

        “是音乐颁奖典礼。”刘玉玲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但是现在音乐和影视不分家。再说了,即使和她没有关系,也架不住人家特地过来蹭蹭热度。”

        何言风摇了摇头,适时感慨道:“难怪有人会说,每一次的颁奖典礼都是娱乐圈的一次大杂烩。”

        刘晓霞知道这则评论,听到何言风的歪解,纠正道:“呃,人家说的是……大盛会,不是大杂烩……”

        四人继续前行,蓦地分开两拨,何言风和阿依慕同行,刘玉玲和刘晓霞走向别的方向。

        接下来这段路,直通签名墙,算是红地毯,正常情况下,是艺人走的,经纪人会被引导向其他通道。

        刚刚,正是有人过来伸手引导,刘玉玲和刘晓霞会意,只得与两人分头走。

        临走时,生怕出错,刘玉玲再次提醒道:“再往前走,接下来,就是拍摄路段,注意表情管理。”

        刘玉玲离开,两人继续前行,阿依慕面带微笑,不时冲镜头挥挥手。

        看到何言风只是随意敷衍几下,而后便是恢复往常模样,阿依慕低声提醒道:“保持微笑。”

        看到女孩斜睨而来的目光,何言风秒懂,随即祥和的微笑。

        何言风想稍微加快一点步伐,这种场合,面对各种各样的长枪短炮,有种被当成大熊猫参观的感觉,不过阿依慕却是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慢下来。

        慢下步伐,何言风往前看了看,而后眼角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不是阿依慕不想加快步伐,不是她故意想扯何言风的袖子,实在是……前面那位性感小花正以龟爬一般的速度在红地毯上面挪动着。

        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个如果呼啦啦地超过去,那场面也太尴尬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阿依慕不得不提醒一下何言风,让他也跟着放慢脚步。

        终于等到性感小花程晓月签了名,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前往会场后,何言风和阿依慕迫不及待地走到了签名墙处。

        看到在一众鬼画符中自己签下的方方正正的小楷,何言风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我的名字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阿依慕凑到何言风身边,压低声音,调笑道:“你确定是鹤立鸡群,这词说出去不会被打?”

        挥手向隔离带外面呼喊的粉丝致意了一下,两人便是起身向会场方向走去,途中何言风自我打趣地回应道:“开玩笑的。”

        工作人员看到两人走来,立刻摆手指向一个方向,“两位请往这边走。”

        两人没有磨蹭,爽利地进入了会场内。

        “场地真开阔。”看着开阔的工人体育场,阿依慕有感而发道:“以后若是能在这里开场演唱会,真正是终身无憾。”

        “你的志向还真是朴实无华。”何言风笑了笑,声音自信,回应道:“只要有我,在这里开演唱会,还不是早晚的事情。”

        只要有神秘光幕在,可以一直抽奖,对于这点承诺,何言风还是很有信心完成的。

        两人被工作人员指引着,刚刚坐下,就在这时,侧面蓦地传来一阵熟悉的招呼声,“何老师,木木老师!”

        两人侧头,随即看见,招呼之人不是别人,正是mgboys的三位小帅哥。


 

        何言风挥手向三人致意,而后开玩笑道:“mgboys,你们三个小帅哥坐在那儿,还真是遭人妒忌。”

        三人中,唯一没有和何言风、阿依慕碰过面的戚家驹立刻上前热情地自我介绍道:“何老师好!木木女神真漂亮!我叫戚家驹,大家都叫我小马,很高兴见到你们。”

        “你好!”何言风和小马握了握手,而后打趣道:“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你的自我介绍这么老派。”

        “何老师目光如炬。”

        “几秒钟便已经抓住小马身上最大的优点。”

        丁凡和王凯两人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把戚家驹给出卖了。

        戚家驹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位搭档,忍不住吐槽道:“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在何老师面前损我。”

        说罢,他继续看向何言风,目露崇拜道:“何老师,我是您的粉丝,您创作的歌曲,我都很喜欢。”

        “我想向您学习。”

        何言风客气了一句,“你们也很棒,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人气。”

        小马声音自嘲道:“可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何言风闻言,愣了一下,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小马,貌似有点耿直啊!

        小马目光炯炯道:“何老师,我能拜您为师,和您学习歌曲创作吗?”

        “咳咳咳……”何言风连续干咳几声,而后劝慰道:“那个,小马,我能感受到你对歌曲创作的热忱,不过拜师这种事情……”

        这都什么事儿,刚见面就得劝慰,自己又不是他们的老父亲。

        最后何言风自得选了个折中的办法,“这样,我们加个联系方式,以后在歌曲创作上面,如果你有什么困顿的地方,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

        如果小马真的执着于歌曲创作,自己教他一些东西也没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边的人越来越多,会场也愈加热闹。

        来的人大部分都是音乐圈子的,也有少部分是其他领域的。

        就如刚刚走在何言风和阿依慕前面的程晓月,但大多都是混大文娱圈子的。

        和这个行业毫不相干的人可能有,但应该不多。

        这点从他们落座后的聊天内容中可以听得出来。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的曝光,虽然基本都不是什么好事,但却实实在在提升了何言风和阿依慕的知名度,所以落座后时不时就有业内人士过来和他们打招呼。

        这些人大多都是不认识的,基于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准则,何言风都笑呵呵地和他们见礼招呼。

        既然选择进入娱乐圈,有些事情不管怎么抵触,怎么不喜欢,都要选择接受并且融入。

        这些事情如果何言风不能挑起来,就有可能落到阿依慕的身上。

        为了给女孩支撑起一片相对比较纯净的娱乐圈环境,有些事情只能拦截在他这里。

        笑呵呵地见礼招呼,应酬着那些不认识的“圈内人士”,何言风感觉,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脸上的肌肉都要僵硬了。

        所幸和他招呼的也不全是陌生的圈内人士,也有一些相熟的老朋友,比如葛铮、比如颜鸽灵,比如向阳……

        只得一提的是向阳,这次他并没有选择与何言风一起过来,而是和闻洛溪一块拖后赶来。

        在这样的场合与闻洛溪一起出现,其实就相当于是把两人的关系给官宣了。

        对此月玲工作室的人都是乐见其成的,闻洛溪是个既有韧性又有工作责任心的同事,她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归宿,众人都为她感到高兴。

        对于这一点,最羡慕的人就是梁小龙。

        因为一首《老鼠爱大米》,这段时间,他可谓是红极一时,说是当红炸子鸡也不为过。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渣反冰九修雅剑play 好紧太爽了我还要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