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现言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软文

        脖子被死死掐住,沈蔷薇眼睛突出,她嘴角依旧咧着笑,“你就是掐死我,你的孩子也回不来了,来呀,杀了我啊,哈哈……”

        阮清双手紧紧收紧,失去孩子的痛苦再加上被沈蔷薇现在又这么层层揭开伤疤,摊开在眼前,阮清怒火更加高达了一个值。

        只听见咯吱一声响,空气冷静了。

        地上跪着的那女人吓得直接想跑,但是门被反锁了,她怎么也跑不掉,面对阮清渗人冰冷的目光    ,她身子一软就倒了下来。

        正好和死去的沈蔷薇仇恨的眼神相对目    ,她大脑呗狠狠刺激了一下,彻底奔溃了,“啊,不要杀我,求求你。”

        阮清步步朝她走了过去,手里还有鲜血,看着就更加让人毛骨悚然了。

        手一指,那女人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死死掐住了一样,话都说不出来了,光看那双眼睛整个人就感觉要死了一样。

        “你作为一个医生,为了贪图名利,就伤害一个小孩,你该死。”

        阮清手一掐锁住了那女人的脖子,本来就是流产她的身体现在很虚弱,杀了沈蔷薇就已经废了她大半的力气了。

        那女人拼了命似的挣扎起来,力气也是很大,差点就被她挣脱了,阮清抓起旁边的台灯柱子砸了下来,那女人头上瞬间鲜血横流。

        随着手里的力道全部使出来,那女人死透了。

        此时的房间里,血腥味极浓,根本就进不得人,雪白的墙壁已经被染红了,两具尸体倒下旁边,死不瞑目。

        看上去,就仿佛电影里头的惊悚电影一样。

        阮清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身躯,她跑过去开窗户透气,每走一步,地上就一个红脚印,蓝白的病号服下裤已经染红了。

        肚子剧烈痛了起来,心就像是被上千只蚂蚁在撕咬一样,一下又一下刺痛    ,她伸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看见的是一手血。

        她手里有不少人命,但是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红过,她看得出神,双手朝窗户扑腾过去。

        绿化草地上一片红……

        数年后,一个白发苍苍的男人拄着拐杖,买了墓碑上女人最喜欢的花,眼神里是藏不住的爱意,男人双眼雾蒙蒙,艰难挪着脚步,靠在墓碑上说起了从前那些事。

        天空突然飘起了大雨,不只是墓碑上那女人原谅他了还是驱赶他,故意下的雨。

        这场雨下的很稀奇,下了足足又半个月,后面很长一段时间,正逢清明节,给亲人挂亲的人意外发现了墓碑旁边那具佝偻的尸体。

        全剧终。

        将军府……

        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把书本合上,哭得泣不成声,“阿娘,为什么结局这么惨。”

        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接过婢女手里的手绢擦掉女孩儿脸上的泪珠子,看着落山的红霞,叹息道:“阿阮现在还小,以后就懂了。”

        女孩儿靠在母亲的身上,把眼泪擦干,眼睛笑成月牙,碎碎道:“阿娘,我也想去你们那个世界?”

        美妇人闻言轻笑一声,刮了一下少女的鼻尖,“你啊,还是不要想了,在我们那个世界,王子犯法是与庶民同罪。”

        “你若真是去了,阿娘也救不了你。”

        “不嘛,阿娘,阿阮也想像阿娘书里的阮清一样厉害,好不好嘛。”

        美妇人愣了一下,推开女孩儿,“不可以,书里始终是书里的故事,不可与现实混为一谈,你要是这样,等你阿爹行军归来,该是要生气了。”

        “那好吧,阿娘,为什么书里的女孩子叫阮清,那不是和阿阮的名字撞了吗?”

        这倒是没有想到,那美妇人抿了抿朱唇,好一会儿才道:“顺口,怪阿娘。”

        “阿娘,阿阮一点儿也不怪阿娘,因为阿阮最爱阿娘了。”


 

        美妇人脸一红,随后笑开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知羞。”

        指尖轻轻点儿一下,一点儿也不痛。

        女孩子笑得更加灿烂了,“阿娘,阿阮爱老虎油。”

        美妇人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搂紧了女儿身躯,纠正道:“不是爱老虎油,是i        love    you。”

        门口婆子喊了一声,“夫人,门口有位小公子说是认识小姐,让我知会一声。”

        美妇人看着女儿问,“小公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了哪家小公子?”

        女孩儿梳着两个发髻,可爱眨巴着眼睛,“阿娘,阿阮不知道?”

        “罢了,女大不留娘,你出去看看吧。”

        “玄秋,你且跟着去瞧瞧。”

        “是,夫人。”

        那婆子恭恭敬敬应下。

        将军府的门口有一颗桃花树    ,阿阮推开大门,就看到一个墨发束冠,模样俊俏的小公子拾了一支桃花,稚嫩伸出手。

        “阿阮,送你的。”

        阿阮不似寻常深闺的大小姐,笑不露齿,行为举止端庄大方,她愣了两秒,就捂着嘴笑了,走过去。

        “你是何人?”

        “你怎知我唤阿阮,又怎知我喜桃花。”

        “莫非你是爹爹派来的人?”

        “还是那家小公子欢喜有意于我,想上门提亲的。”

        那小公子眼神纯净,唇角含蓄的笑,“都不是,我也不知道,只是师傅让我下山,找将军府里一个叫阿阮的姑娘。”

        “你师傅是何人?”

        那小公子抿唇有些不齿道:“我也不知,只知我师傅是一写书的女先生,听师叔说好像是唤夜璃,其余的我就不知晓了。”

        那婆子听得仔细,觉得不对劲儿,就赶紧进去汇报了。

        阿阮笑问着他,“原是这样,那敢问公子大名?”

        阿阮难得乖巧行了礼。

        那小公子有些紧张,抿了抿唇角道:“阿牧,你唤我阿牧便好。”

        “阿牧,你名字可真好听。”

        美妇人步子有些乱走了出来,正好听到门口的对话,那小公子说自己唤阿牧时,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莫非是……巧合。

        两个小人儿手牵着手,同时看了过去,笑容明媚喊了一声,“阿娘……”

        始料未及,那美妇人顿住了脚步。

 阿依慕的表情先是有些诧异,继而转为恍然,“居然是她……”

        “是不是一个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瞥见阿依慕脸上的表情变化,刘玉玲笑了笑。

        阿依慕附和地点了点头,“确实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

        “说说你的感想,还有……想法。”刘玉玲继续追问道。

        “想法?”阿依慕不置可否道:“谢谢她?”

        “你是真的心大,还是故作淡定?”刘玉玲淡淡瞥了阿依慕一眼。

        当然,她自认为,应该是后者。

        因为,刚刚,甫一听到吴莹莹这个名字的时候,刘玉玲非常明显地看到了阿依慕脸上的表情变化。

        所以,此时此刻,她认为,阿依慕就是在故作淡定。

        “那是我代表你们两个去谢谢她,还是你自己去?”刘玉玲似笑非笑地看向阿依慕。

        她想看看,自己闺蜜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只是,她这话刚刚出口就被阿依慕给斩钉截铁地接了过去,“我自己去。”

        刘玉玲看她这模样,哪里像是要去感谢吴莹莹的,简直就像是要去真人pk似的。

        看到阿依慕这样的反应,刘玉玲的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女人,呵!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现言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