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让人下面滴水的声音 做得你下不了床李雅张晨

软文

 刻不容缓他马上让人去调查了,但是更加棘手的事情又来了,温涵的相片视频流了出去,发现的太晚,已经下压不下去了。

        这件事第一时间登到头条。

        温涵也被警察抓了起来,因为涉及违法。

        段阳知道了消息,第一时间赶去了监狱看她,温涵穿着监狱服,面容有些消瘦,双眼无神,声音嘶哑不想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你怎么过来了?”

        段阳眼里一片痛心,“我要是不过来,我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只听到温涵很抱歉开口,“对不起    ,你的十万块我没有还给你。”

        都现在这个时候了,她还在说那十万块钱的事。

        只是瞬间,段阳脑瓜子突然就嗡了一下,十万块钱,什么意思,难道说温涵去卖那东西就是为了替他们父母还债。

        温涵看他表情就知道了,只是笑了一下,“没事的,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怨不得别人,你……忘了我吧。”

        说完,温涵酒和旁边的狱警说话了。

        切断了声音。

        段阳想说话,温涵那边已经听不到了。

        他用力拍打着厚厚的玻璃,就这样巴望着她,后悔的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

        下午两点左右,沈昭已经在办公室坐了不下两小时了,就这样,跟一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已经查到了,是温涵自己主动联系了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人逼迫她,是她自愿的。

        可是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

        难道真的是为了钱了,那她伪装的也是真的很厉害了。

        沈昭眼底有些挫意,他都已经联系好了警方,围好骆音的公寓,没想到,他竟然是那个小丑。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外表上看着清纯无害的女人,背后竟然会是这个的。

        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很沉重。

        办公室的门敲响了,沈昭把东西收了起来,平复了下情绪才道:“进。”

        骆音进来了,看到他只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这是沈夫人熬的汤,让我给你送过来,别误会,真的不是我,不信你可以问沈家的下人。”

        见她低着头着急解释,沈昭心里更加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没事,我知道了。”

        骆音紧了紧手心,“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走了一半,见沈昭还没有阻拦她,骆音又有些不甘心开口,“对了,今天我妈去找了你妈谈,是关于我和你的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我拒绝了。”

        “但是沈夫人那边可能这几日都会一直缠着你,你不要理会就行了,她年纪也大了,咱们做子女的都应该让这些。”

        如果是换做之前的话,估计沈昭早嘲讽她假惺惺了,但是自从发生了温涵这件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沈昭难得没有嘲讽她,“嗯,我知道了。”

        骆音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

        沈昭喊住了她,“对不起,这件事是我错怪了你。”

        骆音浅浅勾唇笑了一下,转身那刻笑容又变成了无辜,“没事,你能认清真相就好了。”

        沈昭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看了看她今天穿得长袖,问她,“你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

        骆音故意抓紧了衣服,抿唇道:“没事,已经好了。”

        见她这样,一定是没有处理。

        沈昭强硬开口,“我看看。”

        骆音忍住心里的窃喜,挪于了一会儿才撩开衣袖。

        上面没有处理,有些泛红起脓了。

        沈昭赶紧让助理去买了药膏,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想欠别人人情。

        沈昭深眸收了回来,倒了一杯水给她,“你不是会功夫吗?怎么连温涵这点三脚猫功夫都多不掉。”

        骆音接过水,迎上他的目光,一字一句道:“不是躲不过,而是不想让你感觉我是那种没有教养的人。”

        骆音这句话用的很巧妙,言外之意不难听出,暗讽温涵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

        沈昭眼神暗了一下,气氛又变得有些微妙。

        骆音一点儿也不慌,有条不紊继续道:“我没有指桑骂槐的意思,我是喜欢你,但是不管怎么,我都不会做出那么卑劣的事。”

        这时候,门推开了。

        小助理回来了,“少爷,你要的东西?”

        沈昭暗示他放下就出去。

        骆音等他拆开了,她才伸手过去接,“我来就好了,谢谢。”

        沈昭嗤笑了一声,把东西递给她。

        “什么意思?你以为小爷要帮你擦?”

        骆音回以一记浅笑。

        “如果沈先生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是可以的?”

        沈昭直接撇过脸,不予理会。

        骆音得逞笑了一下,算了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故意装作擦不到,然后啪嗒一声,药膏掉在了地上。

        一只手比她更快捡了起来,语气颇有些不耐烦,“怎么这么麻烦,我来?”

        骆音乖乖坐好不动,看着他帮自己擦药。

        突然门转动了一下,她定睛马上身子一倒,就顺势抓住了沈昭的衣服,沈昭受力不住被带泪下去。

        沈家夫妇和骆夫人,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

        尤其是沈家夫妇,那眼神简直绝了。


 

        偏过脸根本没脸看,沈夫人浅咳两声,“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

        在场所有人除了沈昭,全部脸红了。

        下一秒,骆音就被推开了。

        抬眼就看到沈昭投来嫌弃憎恶的表情,她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了一下,她开口解释,沈昭理都没有理她,作势就要走。

        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是怎么一回事。

        沈父生气拉住儿子,“混账东西,你看看你刚才都做了什么事?现在还有脸走。”

        沈昭站住脚步,面色冷漠,“放开。”

        “沈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清醒,爸,你不需要强调。”

        骆夫人面色也不是很好,但是耐不住女儿喜欢,她僵笑了一下开口,“好了好了,都没事,有话好好说,你们夫妻俩啊,这样很容易让孩子下不了台的,年轻人,我们都懂,哈哈哈……”

        沈夫人很感激看了一眼骆夫人,果然是大门大户的主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想到儿子的不识趣,沈夫人又感觉头痛了起来,怎么生出的一个个都是这样,太不让人省心了。

        沈昭冷眼看了过去,“骆夫人,这是我们沈家的事,还请你不要插手。”

        骆夫人闻言,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沈父一耳光直接打了过去,这一次没有打在脸上,而是打在了骆音身上。

        沈父用了多大的力道,这大家都看得出来。

        一瞬间震惊了,尤其是骆夫人最激动了,“你们干什么?”

        沈夫人也过来查看骆音的伤势,“音音啊,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骆音只是一直摇着头,“我没事。”

        沈昭看着她的目光,很复杂,抿了抿唇角,无情离开了。

        骆音只是苦笑了一下,但是骆夫人不干了,虽说这是误伤,可是这沈昭的做法真是太让人寒心了。

        骆夫人一改慈善面孔,恶狠狠骂了过去,“你们沈家这是想干什么,羞辱我们呢?”

        沈夫人也很是尴尬,“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这个逆子等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他。”

        骆音依旧是优雅大方的模样,一直在劝阻,“妈,不要说了,我真的没什么事,沈昭他最近有些心烦,我不怪他,也不怪伯父。”

        沈家夫妇对这个未来儿媳妇心里更加满意了。

        女子监狱里。

        沈昭过来探监,温涵拒绝了。

        但是在沈家的压力下,那些狱警还是把温涵带了出来。

        出来的时候,温涵还死死扒着栏杆把手不愿意松开,一道没有温度的声音打断了她。

    “就这样害怕见到我?”

        温涵面无表情看着他,抓紧栏杆的手渐渐松了几分力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

        “我就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骗我?”

        沈昭看着她,眼里并进怒火。

        温涵低着脑袋,只是笑了一声,“关你什么事,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你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那就是真的了。”

        “对,就是真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温涵思索了片刻,笑得很小侩,“为了钱啊,如果不是为了钱,我至于这样吗?”

        沈昭在隐忍,“我也有钱,你为什么不找我。”

        “因为我不屑。”

        说完这句话,温涵就跟疯了似的,仰天大笑了起来,又哭又笑,看着让人有些发怵,这人是不是疯了。

        沈昭从监狱出来了,一对夫妇急匆匆走了进去,和他擦肩而过。

        下午,烈日炎炎。

        赛场上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今天是青城所有的职业选手参加这场比赛,媒体的大部分目光全部都给了现在最引人注目的两个人身上。

        阮清和沈蔷薇。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听了让人下面滴水的声音 做得你下不了床李雅张晨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