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粗暴的占有她的身子 给岳m洗澡忍不住做了

软文

    南将终于收回了落在虚空中的视线,扭头,看着身旁的马为坤,眼中带着令人看不懂的神情,“也是,你好像不知道你那养父有个心仪之人。”

    “心仪?”

    马为坤紧紧皱眉,努力地从记忆之中回想着自己的养父在何时,对着哪些人有过不一样的态度,但是不论他怎么想,都难以从记忆之中找出这么一位,“是谁?”

    终于,他还是没有耐住性子,询问出口。

    “啧!”

    南将早就料到,再次将视线移开,“既然能够直接让你不对盛家动手,猜也能够猜到,是和盛家的人有关联,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笨了?”

    “盛家?”马为坤眯了眯眼,在刚刚自己的心中很快便过滤了出去,毕竟这些年来,他们与盛家之间并无交集,只是最近一年,才有着频繁接触,甚至,盛家还以此将他们的产业打断,这样想当是有着仇恨,怎么会对盛家的人产生情感呢?

    况且自己的养父常年在雨林中,从未踏足过桑城,怎么会和盛家的人有来往,即便是有来往,也只有盛引之……

    但是……

    这不可能!

    将脑中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直接挥散,不过南将这样肯定,他不由地怀疑当初养父前往h市的事情。

    “还没有猜出来?”

    南将调侃,语气带着些许的趣味,显然,逗弄马为坤算是现在他最为开心的事情。

    眼见着马为坤一直不回话,南将便自言自语道:“其实这件事你们不知道也正常,当年你们可还没有成为景晄身边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的往事!”

    “早在二十多年前,你这个养父便和盛锦绣,也就是盛引之的亲生母亲有过交集,那个时候,你的养父也算是俊美,追了盛锦绣不少时日,虽说抱着其他的目的,但是不得不说,那女人也算是痴情,对你养父无动于衷。”

    “后面的这些年,虽说双方并没有见面,但是,据我所知,一直守在盛锦绣身边的一个男人的情报机构能够这么常年地存在于你们的地盘,有你养父的支持。”

    “你养父看来对盛锦绣也算是痴情不改啊!”

    南将最后的语气明显有些调笑,对于景晄这种人还会动真情,真是难得,更为难得的是,竟然不会以他的行事作风去抢,去用手段,将喜欢的人带到身边。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够让自己感到些许的尊重吧!

    “这是真的?”

    马为坤语气怀疑,其实他的心中已经有些相信,h市的那次,就已经让自己感到怀疑,现在南将又用这种肯定的语气,不得不说,让他的心中带着些许的迷茫。

    似乎……



 

    就像是过去如同神一般的人物,突然发现,和自己并无两样,也会有七情六欲,也会隐忍。

    “你不是都相信了吗?”

    南将看人很准,看人心更准,只是稍微地动了动耳朵,便能够听出盛引之话语之中的不自信和迟疑,嘴角轻勾。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可纠结的,是人都会有情感,景晄这样做,反而是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更为高大,你和他的接触更多,想来也是知道,这个人说一不二,做事杀伐果断,怎么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在外,还和别人在一起呢,不过偏生他克制住了,这种感情和理性的认知,不得不说,是我还需要学习的!”

    这样说着,南将便从长椅上坐起,随即扭转过身子,面对着马为坤,神情不似之前那般的畅快,反而有些复杂。

    “怎么?”

    马为坤敏感地察觉到了男人的视线,不由地挑眉,不过依旧未曾起身,躺在长椅上,伸了个懒腰,眼睛眯起。

    心中惊讶于自己的养父竟然也会有这么痴情的时候,不动手身边的力量,也不去强迫,只是默默地守护,甚至,就连自己的心意恐怕都未曾表白,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一瞬间,马为坤的心中有一片迷茫,他似懂非懂,首先想到的便是之前自己对待薛丁玲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自己,相比于自己的养父来说,似乎还是有点不一样,那个时候的自己充满了欺骗,将薛丁玲禁锢在自己的身边,甚至对于女人对自己的防备和不安视而不见,完全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这应该……不算是爱吧!

    是的,毕竟当薛丁玲离开自己之后,自己也只是稍有些感慨,像是养了一只随时可以逗弄的宠物一般,丢失了也便丢失了,并没有所谓的心痛。

    “没什么,只是觉得跟你谈这些似乎有些浪费口舌!”

    南将抿唇,深深地看了马为坤一眼,随即站起身来,不理会躺在长椅之上的马为坤的不解和愤怒。

    “你什么意思啊,说我不懂?”

    马为坤见着南将就要离开,连忙紧随其后。

    最终两人站在甲板之上,南将双手撑着扶栏,视线落在海面之上,此时的海面只是翻腾着微小的浪花,并无其他任务的大浪,看上去似乎没有危险,但是内里暗藏的风险不断。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强行粗暴的占有她的身子 给岳m洗澡忍不住做了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