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体会所小说芷珊 温客行哭压周子舒第几章

软文

 盛引之随意地冲刷了一下身体,很快便从浴室之中走出,因为身体的燥热,也并没有穿睡衣,而是随意地裹着一件浴巾走出,敞开的胸膛正在竭力地散发着热量。

    卧室之中并没有权温书的身影,盛引之疑惑地走出门,看到她真背对着自己,站在厨房中,不知是在做些什么,能够远远地看到些许的热雾升腾。

    难道是晚饭没有吃好?

    这样想着,盛引之便快步走了过去,看着灶台上的瓦罐,眼中闪过一丝的疑惑,“这是?”

    “给你熬的!”

    权温书将一旁的抹布拿起,借着掀开盖子,一股浓郁的姜味扑鼻而来,盛引之不动声色,“给我的?做什么?”

    “不是有点不舒服吗,我担心你是受了寒,想着给你熬点生姜水去去寒!”

    权温书说得有理有据,让盛引之一时之间都难以反驳。

    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承认身体不舒服了,但是看着女人鼻尖上的一抹红,最终还是没有解释,不想浪费她的一番辛苦。

    盛引之便和她一同等待在灶台之前,生姜水很简单,现在只需要等待水开就行。

    随着咕咕的声响,盛引之不再让权温书触碰灶台,很快关掉灶火,同时拿着抹布将盖子掀开,给自己舀了一碗。

    “你要来点吗?”

    盛引之碗中的姜水在不断地散发着气味,让人闻着都通体舒泰,只是这对于权温书来说,是真的不需要,而且自己刚刚似乎是把姜放多了。现在的味道过于浓郁,即便是自己并不排斥姜,但是这样的味道直冲鼻腔,也还真是有点难以忍受。

    听着盛引之问询,连忙伸出手,拒绝道:“不需要不需要。”

    盛引之见状,也并没有勉强,“那你先去坐着,我把这里收拾好就来!”

    “好!”权温书很快应答,大步转身离开,似乎还担心盛引之会“好心”地给自己来一碗。

    注意到女人的焦急,盛引之悄声珉了抿唇,眼中流露出些许的笑意。

    收拾好后,端着此时已经不再烫手的碗走到了餐桌前,权温书正坐在那里等候。

    餐厅温暖的灯光洒下,在女人的黑色秀发上笼罩了一层朦胧的晕色,显得整个人都暖了不少,柔和的气息,直至她开口,“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发热了!”

    “需要吃点药吗,之前家里的医疗包刚刚我找了一圈,怎么没有看到了!”

    盛引之放下碗,原本是想要坐下的身子微微僵硬,现在自己似乎偷鸡不成蚀把米,将自己坑了!

    怎么才能够让权温书在不生气不嘲笑自己的同时,别再说着关于自己发热的事情呢?

    盛引之轻笑了一下,随即自然地坐下,“没事,就是有点昏沉,睡一觉就好!”

    权温书却没有因此放下担忧,“那也行,不过明天要是没有好转就去医院看看!”

    就在盛引之准备应答的时候,再次听得对面的女人继续道:“今天晚上我睡客房,你一个人好好休息,别真的把身体累垮了!”

    她可是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样的人,不说这些天来的隐忍和辛苦,现在生病了,可不得好好休息,若是和自己睡,定然又是会被影响。

    但是这对于盛引之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坏消息,怎么玩着玩着,编着编着,就把自己编没了呢!

    “温书,不用,我真的没事!”

    “我知道你没事,但是一个小的发热我们也必须重视,我知道你的身体一向都很好,但是正是因为这样,对于这些小毛病就要重视,别让我担心,好吗?”

    女人的话让是盛引之僵着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他的眼中浮现出了些许的无奈,微微叹了口气,将桌上的姜水碗端起,感受着里面的温度,也并不是很滚烫,喝了一小口,微微蹙眉,这个刺激的味道实在是过于浓烈,加上水温还未降下,终究还是放下,这一下,因为这一口,盛引之的唇瓣上沾染上了些许的水润,在灯光的映照下竟是显得有些涩情。

    他想,还是将话挑明了说吧!

    果真是不能够撒谎,一旦撒谎,便会紧接着无数个谎言来不断地刺激着自己。

    “温书……”


 

    “嗯?”

    权温书疑惑地回神,刚刚她的视线竟然被男人的唇瓣所吸引,之前虽说是和盛引之有过亲密接触,但是也从未这样观察,刚刚看到男人原本轻薄的唇瓣沾染上了那一抹水光之后,凭空多了些许的诱-惑,差点让她迷失,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夜色正好,这么容易便被迷惑了心智,在听到了盛引之出声之后,慌忙回神。

    “其实我并没有生病。”看着权温书还要说话,男人连忙继续解释道:“其实刚刚是因为你太过于诱-惑,让我快把持不住。”

    盛引之的脸色蓦地变红,没有想到盛引之会这么直接,将这些话说出口,她低下头,视线停留在餐桌之上,心脏砰砰急促跳动,脑袋在此刻也变得有些模糊。

    两个人本就已经结婚,但是这种话语,不知是不是两个人都还比较地理智,情-欲较低,很少有机会听到,现在猛然间说出,让权温书还真是一时招架不住。

    脑中不由地想到,盛引之在进到浴室之前,那种不自在,难怪会碰都不让自己碰。

    “所以,这碗姜水我还是喝下了!”

    盛引之注意到权温书的不自在,继续说着,同时将手边的碗端起,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身后的椅子发出了些许的声响,惊得权温书不由地一颤,抬起头,便看到了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盛引之。

    “你……”

    话还没有开始说,就被盛引之突然伸出的手指堵在了嘴边,瞪大了眼看着越发靠近的盛引之,权温书的心脏跳动更是欢快,似乎是想要从胸口处直接蹦出一般。

    眸中闪过一丝的慌乱,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逃离,但是不想,盛引之像是察觉到了女人的心思,双手撑在了椅背之上,将女人环住,逼迫着与自己对视。

    “盛引之,你让开!”

    权温书终于支撑不住,想要赶紧逃离,伸出手推搡着盛引之的胸膛,但是男人常年锻炼的身体就像是一堵墙,难以撼动。

    “温书,我想,你也可以尝尝,你亲自做的姜水!”

    说着,便不由分说地低下头,攥住了女人的唇瓣,吮-吸着。

    很快,权温书也从刚刚的激烈反抗逐渐变得无力,两个人相互依靠着,盛引之眼中的深幽越发浓郁,双手早已从椅背上滑下,落在了权温书的后背,终于,在换气的同时,盛引之将权温书直接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等等……”

    “我不想等了!”

    盛引之嘶哑出声,鬼知道他能够忍到现在,已经快要打极限。

    “关灯!”

    权温书依旧不放弃,似乎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个执念。

    不过盛引之不得不承认,权温书总是有各种理由来让自己妥协,看着怀中女人眼睛通红的模样,他终究是心软,抱着女人来到了墙边,伸出手将灯光开关按下。

    厨房客厅瞬间陷入了黑暗,只有卧室里透出晕黄的灯光。

    终于,随着卧室房门的合上,客厅里陷入了黑暗,一室静谧。也没有过多久,便隐隐地响起了些许克制的娇哼声,隐在黑夜之中,令人遐想……

 游轮之上,各处站立着挺直的人,手中执着长木仓,在阳光的映照下显露出些许的寒光。

    南将和马为坤躺在长椅之上,头顶被一顶大大的遮阳伞所遮挡,阳光中携带着的高温并没有侵蚀。

    “这就是你这次出来想打发时间的事情?”

    马为坤出声,他的意思是关于将权温书绑来的这件事。

    身旁的那个男人倒是没有那么急切地解释,只是动了动稍有些僵硬的身子,看着上方的天空,良久,才缓缓地出声回应,“其实也不算吧,原本还以为你能够做点什么,便借着你手下的名义将她带来,只是没有想到,景晄竟然已经和人达成了交易,你这边也受到了限制。”

    “不是说过了吗,我就当是玩 了一场无聊的游戏。”

    马为坤蹙眉,这个理由之前不是没有听南将说起过,但是他说,自己的养父和别人达成了交集,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养父和人达成了交易?”

    “这是什么意思?”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柔体会所小说芷珊 温客行哭压周子舒第几章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