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埋在体内的某物苏醒 温客行×周子舒细节车

软文

 “嗤!”

    权温书忍不住地笑出了声,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直想着那种事,不过也是,为了照顾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身体,自办理婚礼那天之后,他便一直克制着,即便在那半个月的蜜月期,男人也尽量地没有肆意。

    她并不是不知道男人的忍耐,之前还觉得可以理解,除了感动便是感动,但是现在看着,竟还有些心疼。

    跟着一同出去,便见到盛引之已经站在了厨房流理台前,身形高大,但是因为围着一粉色围裙,透露出了让人有些想笑的可爱。

    “就随便炒两个菜吧,反正就咱们俩,吃不完还浪费!”

    “当然!相信我的厨艺!”

    盛引之答应地很爽快,头也不回,继续道:“你先坐着休息,刚刚看了公司的分配吧,感觉怎么样?”

    “很不错,老公真棒!”

    权温书没有吝惜自己的夸赞,不过话刚刚说出口,便注意到了眼前的那道身影僵住了。

    虽说两人隔得不算是太近,但是她已经能够看到男人两只耳朵像是被火撩了一般,红彤彤的。

    “那……那就好!”

    盛引之的话有些不自在,显然是出现了心理波动。

    权温书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眼中的笑意更甚,也便不急着去坐下休息,反而是缓步轻声地走近盛引之身后,在距离他一步远的后方站定,看着男人低垂着头,仔细地择菜模样,修长的手指和翠绿的色彩相互交映,凸显得他的指节更为明显,明明是一双外表长得还算不错的手指,但是莫名地有些涩情。

    权温书怔怔地看着,直到水流冲过了那双手,这才回过神。

    看着男人依旧认真的身影,眼中的爱意不再遮掩。

    “老公,加油哦!”


 

    娇滴滴的一声,刺激地盛引之手中拿着的一根青菜直接掉落在了水槽之中。

    原本好不容易将红色消下去的耳朵再次蹿红。

    身上也同样伴随着燥热,他猛地回过神,将湿漉漉的双手,在围裙上一擦,视线紧盯着权温书,如同是被滚烫的熔岩蒸烤一般,只是和男人的视线稍微触碰了一下,便猛地移开。

    “怎么了,你赶紧做饭,我去休息一下!”

    权温书急急忙忙地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此时的盛引之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直接一步上前,双手展开,将其搂在了怀中,感受着女人在怀中的气息,眼中的情-欲在不断地翻滚着。

    “温书,这是你先招惹我的!”

    男人的声音嘶哑,甚至是带着滚烫,气息不断地喷洒在权温书的头顶,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似乎在此时都要被灼烧起来,不禁带着些许的颤栗,心中不知是后悔还是在激动羞怯,那种情绪不断地在搅动着,让人难以平复。

    “我……”

    “我没有!”

    权温书此时已经不知道该不该后悔了,刚刚就不该图好玩逗弄男人,现在被困在他的怀中,动弹不得,自己的身体和脑袋似乎都要被灼痛。

    这样想着,权温书的眼前竟是笼罩起了一层薄雾,现在不仅仅是脑袋失去了自控,甚至连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

    她有些酸软地倚靠在男人的怀中,哪还有刚刚那种调戏别人的姿态。

    盛引之此时怎么能够让女人再次从自己的怀中脱离,看着怀中的权温书,他想,还是再等等,再等一会儿,吃完饭了再说。

    不过提前将利息手下,也不算是耽误时间。

    “你是没有,第一次,叫我老公的时候,我可以当做是一种对我的心动,情不自禁,但是第二次,特意站在我的身后,那种撒娇的语气,是不是应该让我多想?”

    “你一向是知道你对我的吸引力,难道就真的没有想过我不再控制后的后果?”

    盛引之的声音依旧低沉,但是此刻的他,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那般的激动,不过软玉在怀,该逗弄还是该逗弄。

    “我……”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醒来埋在体内的某物苏醒 温客行×周子舒细节车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