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视频 公主被揉搓乳肚兜

软文

        血月高挂。

        在淡淡的猩红之光的影响之下,外面那些蜥蜴人似乎都有些烦躁不安,一道道饱含着饥渴的嘶吼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林风也突然感到烦躁了起来,只见他光着个膀子,不停地在三楼走廊里来回踱步,脸上的表情也略微有些狰狞!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心底总有一股嗜血的冲动?

        难道是那一轮血月……我擦!都是月亮惹的祸?

        徐玉梅、杨颖还有许莉,三个女人在吃饱喝足了之后,居然就这么蹲在三楼的楼梯口,一起玩起了斗地主。

        李月也回到了二楼,并且还在指挥着楼下的幸存者们,把所有的窗户和大门都给挡了起来,以防房间里的火光把周围的蜥蜴人给吸引过来。

        一切都很平静,但是林风的内心却越来越烦躁,他隐隐感觉到,这也许就是吸收那些神秘晶核而带来的副作用。

        在商场的玻璃幕顶之上,林风让徐玉梅挖取了两枚神秘晶核,他并没有吸收这两枚晶核的能量来增强自己的实力,而是把晶核分别送给了徐玉梅和杨颖。

        林风是在拿徐玉梅和杨颖做实验呢!

        只吸收了一枚晶核的徐玉梅和杨颖,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而吸收了三枚晶核的林风,身体却出现了明显的‘不良反应’!

        奶奶个腿的!

        不知道继续吸收这些神秘晶核内的能量,自己会不会变得像蜥蜴人那样疯狂和嗜血?

        可是不吸收这些神秘晶核的能量,自身的实力又不会得到增涨。

        一想到螳螂、金刚、多勾猫这些变异的蜥蜴人,它们的实力也是一个比一个强,谁也无法保证,接下来会不会出现更加恐怖的蜥蜴人。

        万一这些蜥蜴人也会进化,实力也会慢慢提升,那么人类幸存者们,迟早都会被屠宰干净啊!

        怎么办?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等死可不是林风的风格!

        ……

        “哈哈!王炸!你们两个输了!”

        徐玉梅把手里的牌给砸在了地上,然后分别在杨颖和许莉的脸上贴了一张烂纸条,而杨颖和许莉早就被贴的跟鬼一样,几乎都快看不到脸了。

        没办法,现在打牌又不能赌钱,而且也不是在房间里打牌,自然也不能玩脱衣服的,于是她们只能用这种幼稚的玩法来打发时间。

        只见林风大步走到了三个女人的身边,然后低声交代了一声道:“你们几个就在这里守着,我先下去转一圈。”

        “风哥,你要去干什么?”徐玉梅立马紧张兮兮地看向了林风。

        林风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道:“老子又不是去搞女人的,你紧张个屁啊?”

        “风哥,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声,虽然楼下有七、八个女人,但是那些女人……你知道她们有病没病啊?万一得了脏病我看你上哪去医治!”徐玉梅冷声警告道。

        “知道啦!”林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给自己套了一件t恤就转身往楼下走了过去。

        等到林风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之后,杨颖突然凑到徐玉梅的耳边问道:“梅姐,你说那些女人会不会……来找风哥换取食物啊?”

        徐玉梅瞪了一眼杨颖回道:“这还用问吗?今晚绝对会有小表子主动送上门来的!”

        杨颖的俏脸微微一红,然后忍不住小声骂道:“谁会这么不要脸啊?


 

        “哼!现在那些女人还不敢明目张胆来找风哥,但只要身边的同伴全部都睡下了之后,我保证会有小表子忍不住诱或,然后悄悄来找风哥……”

        “梅姐,那我们该怎么办?就这么看着不管吗?”

        “你风哥不是乱来的人,他自有分寸的,如果你实在不放心,那就把风哥喊回来,然后直接把他给榨干,看他还能在外面拈花惹草么?”

        “唔!这个办法……我看可行!”

        “咯咯咯咯!你个小蹄子,又在发浪了?”

        “讨厌!梅姐,这个办法可是你说出来的啊!”

        “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居然还当真了?”

        “……”

        林风在二楼转了一圈,最后在走廊尽头处的一间教室里,看到了正在照顾张岚的李月。

        张岚还在昏迷之中,身边除了有李月在照顾以外,还有一名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成熟女性,她也在默默地守着张岚。

        林风想了想,然后从腰包里摸出来了一袋饼干,然后直接扔给了那个成熟的女人,而对方在微微一愣之后,立马就对着林风连声道谢了起来。

        李月突然站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到了林风的面前,并且还伸出一只手说道:“能给我支香烟吗?”

        “你也抽烟?”

        林风很是纳闷的把香烟给掏了出来,而李月接过香烟就叼在了嘴里,并且还摸出一个打火机,动作相当熟练地点燃了香烟。

        林风歪着脑袋看了看李月,然后又转身看向了那名正在吃饼干的成熟女人,对方似乎非常善于察言观色,没等林风开口说话,就立马笑眯眯地说道:“你们聊,我先出去一下。”

        很快,成熟女人就踩着一双高跟鞋‘噌噌噌’地离开了这间教室,空旷的教室里面,顿时就只剩下林风、李月以及昏迷中的张岚。

        “有什么事吗?”李月随意地拉过了一张椅子,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林风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突然开口问道:“下水道不是可以通向城外吗?你们为什么不往城外跑,却又钻回来了呢?”

        只见李月很无奈的说道:“下水道里面实在太危险了,不但沼气有毒,还有许多变异的大老鼠,那些老鼠的战斗力一点也不比蜥蜴人弱,我们的队伍足足死了五个人,最后才逃到了这里来……”

        “老鼠也变异了?”林风略感惊讶地问道。

        “这座城市已经被一种未知的病毒彻底感染了,周围的一切活物都发生了变异,咱们也是运气差,偏偏掉到了这个该死的鬼地方……”李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一双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幸好你们钻进来了,要不然我还真准备钻进下水道去了……”林风点了点头,目光却不由自主看向了李月的后背。

        古木宝箱近在眼前,那柔和的光芒就像是一个赤.果果的美女,而且正在朝着林风大胆地招着手,林风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收了它!

        不管怎样,先收了这个宝箱再说!

        也许只有这个宝箱,才能帮到林风了!
 

      伴随着两行清泪滚落,叶晚棠搁下了酒杯,此时的萧长泰如遭雷击,紧紧盯着她,他奋力想要驱动指尖,却半点力道都使不上,只能颤着声音唤她:“晚晚……”

 

        “儿郎有雄心壮志,才是真儿郎。”叶晚棠勾起一抹盈盈浅笑,“这本不是过错,错……只错在,阿泰不该身在帝王家。”

        帝王家的儿郎除了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旁人但凡有了雄心壮志,无可避免都是一场血腥杀伐,偏生九五之尊又是这世间对男人最具诱惑的权力之巅。

        寻常人家,等闲岂会生出这等大逆不道之心?可他生在皇家,距离那个执掌天下的位置并不远,他生出这样的心思,委实怨不得他。

        怪只怪她自个儿太天真,看不透他隐于平淡背后的一颗野望的心。

        “晚晚,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萧长泰无数次对她忏悔过,认错过,但只有这一次,他看似不算悲戚却萦绕着无尽颓然的模样,让叶晚棠知晓他是真心的。

        真心也为时已晚。

        叶晚棠的心口开始绞痛,沈羲和着人送来的酒自然无毒,毒是她自己亲手准备,亲手下到酒了。

        当年她知晓顾青栀的安排之后,曾经惋惜、不解,今时今日,她总算明了顾青栀的绝然和向往的解脱,她不如顾青栀。

        她若有顾青栀一样的果决,不一次一次傻傻抱有期待,却相信他,也许他和她都不会走到今时今日这般无可挽回的地步。

        额头渗出汗渍,叶晚棠伸出止不住颤抖的手,越过长案想要靠近萧长泰,也不知是毒发作得太快,还是他们隔得太远,她终究是没有碰到他就倒了下去。

        “晚晚——”萧长泰涕泗横流,肝胆欲裂嘶喊,他恨透自己浑身乏力,根本没有办法触碰到她。

        倒在长案上的叶晚棠心口疼得眼前发黑,她目光涣散,无力地牵起唇角,虚弱地声音低低呢喃:“天……天意……”

        “晚晚……晚晚……不要……”萧长泰哭着哀求着,他从未想到有朝一日她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他,让他眼睁睁看着她闭眼,却无能无力,甚至想要将她揽入怀中都是奢望。

        “阿泰!”忽而叶晚棠竟然有了一丝中气,眼底光芒明亮,“这人世间太过诱人,我们总不能免俗去苛求,既然如此,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去另一个地方,只有你,只有我,我们永远不分离可好……”

        萧长泰这个时候无所不应,他慌乱地点着头,满脸泪痕:“好好好,就我们俩,我日后再也不想旁的,我眼里心里都只有你,只有你!”

        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许诺,叶晚棠一瞬间如释重负,眼底的光芒骤然涣散,强撑着深深看了他一眼,才头一歪,溘然长逝,她苍白的脸再无生气,可唇角却轻轻勾起,走得安然仿佛又带着点满足。

        萧长泰呆住了,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奔涌,可他宛如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无声地默默地流着眼泪看着她,发不出一丁点声音,却人如木偶,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生机。

        沈羲和立在门外,她其实早就猜到了叶晚棠的安排,但她没有去阻拦,她的脑海里浮现的是另一个人决然赴死的果决,叶晚棠已然身无可恋。

        她在用的死来唤醒萧长泰,也用她的死保全了叶氏,没有了她和萧长泰的牵绊,以往与萧长泰不睦之人也不会揪着叶氏不放,叶氏的人也该清醒,好好想清楚他们的未来。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视频 公主被揉搓乳肚兜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