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两男新婚夜h调教 啊哦好湿岳

软文

        “让我看看,他逃哪儿去了!”

        几次穿梭,他便到了方才探查到的地方,接着,他继续放出神识,往四方搜索。

        另一边,唐昊还在疯狂撕开虚空。

        但,每当他觉得,自己逃出去够远了,可以逃脱那老怪物的追踪了,没过多久,又会被那神念追上。

        “这老怪物,神念怎么会如此强大?”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就是一具尸,按理来说,其神念是完全比不上真正的祖神的。

        他只能继续逃。

        一旦停下,他就会被那老怪物追上。

        到时候,想走就难了。

        “前辈,回天洲吧!有我战龙朝老祖宗在,再加上神朝大阵,难道还怕了这一具尸!”在他随身洞府中,五皇子传音道。

        “是啊!还是回天洲的好,我寂灭教老祖实力也不差,收拾这老怪物还是绰绰有余的。”

        云天龙等妖孽也跟着道。

        他们背后都有一尊祖神强者,只要露个面,就可震慑那怪物了。

        唐昊听罢,眉头皱了皱。

        他倒是想过,回到天洲去,借助这些祖神强者的力量,来对付那怪物。

        但是,他又有些顾虑。

        他一直担心,有祖神能看穿他的伪装,看出他并非真正的神族。

        “不可!”

        斟酌许久,他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

        太冒险了!

        暴露于一个祖神面前,已经很冒险了,更何况是一群祖神了。

        而一旦暴露身份,整个神界都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处,情况会比眼下更严重。

        “去白洲!”

        想了很久,他还是决定去白洲。

        白洲之上,也就两尊祖神,他暴露的风险相对较小。

        而因为白莺在,其中一尊还是他的盟友。

        “老怪物,你有种追过来啊!”

        在那神念追踪过来时,他回身大吼了一声,再伸手比了个中指,“你要是不怕我族两位老祖,你就尽管追过来。”

        说完,他撕开虚空,朝着白洲方向而去。

        “哼!区区两尊祖神,有何可惧!”

        极远处,祖尸不屑地一笑。

        这么多年来,进入死渊的祖神也不少了,他与其中不少交过手,还打伤了好几个。

        “你尽管逃吧!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他狞笑着,继续追了上去。

        如此追逃,三日之后,唐昊便赶至白洲。

 

        他迅速变幻容貌,气息,潜入了白氏族中。

        不久后,白洲上空,一道紫色身影降临。

        他眸绽幽光,扫视四方大地。

        “没错,他就在这座大洲上,我隐约感应到了两股同阶的气息,应该就是他所说的两尊老祖了。”

        “嗯?这股气息……”

        忽然,他神色一动,却是下方的大地上,探查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

        他记得,很久很久之前,曾有一个祖神闯入死渊,与他大战了数月,虽然他赢了,将那家伙打得负伤逃遁,但他也负了点伤。

        这个仇,他可一直记着。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他放声大笑,只觉欣喜无比。

        那个盗走神晶的无耻小贼,竟然就是老仇人的同族,现在找着了,可以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也是啊!如果不是那老家伙的族人,怎么会知道死渊中有始祖神晶碎片。”

        接着,他仔细一想,又是恍然。

        一切都连上了。

        当下,他狞笑一声,抬手就是一掌,往下拍去。

        轰隆隆!

        下一刻,天穹巨震,有滔天紫光涌现,凝做一只遮天巨掌,挟着灭世的可怖气息,往下方大地压去。

      白洲。

        白氏族中。

        一座恢宏的宫殿中,一道身影盘坐。

        他闭目打坐,周身有璀璨的神光笼罩,各色大道异象显化于其中。

        蓦然,他神色一动,双目猛地睁开。

        刹那间,两蓬刺目的神光迸射而出,如两轮煌煌烈日,照耀诸天。

        那是熊熊燃烧的神火!

        以大道,神则之力为柴,燃起的永恒不灭的神火。

        “他是……谁?”

        他抬眸,望向了苍穹之上,那一只落下的遮天巨掌,以及那一道伫立,笼罩滔天紫光的身影。

        下一刻,他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紫色的家伙,气息有点古怪,明明是祖境的存在,但又不像是祖神,那一身的死气太过浓烈,倒像是具尸。

        他白氏,什么时候惹了这么个大敌?

        他也来不及多想了,身形一动,眨眼便至高空中,对着那落下的巨掌,一掌抓去。

        霎时,那片虚空扭曲了起来。

        那只紫色巨掌被他生生摄来,收入袖袍之中,彻底消弭。

        祖神的力量太过强大,若是硬撼,一下就可打崩下方的大地,震裂整片虚空,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阁下何人?为何上我白氏捣乱?”

        他冷下脸,厉声喝道。

        “自然是来寻仇的!”

        那祖尸冷笑。

        “寻仇?你与我白氏有何仇怨?”

        帝祖一怔。

        他怎么不记得,惹过这么一个大敌?

        “哼!你还装蒜?许多年前,你们族中一位祖神曾入我地盘,欲抢我宝物,可惜啊,他没成功,被我打得落荒而逃。”

        “而如今,你们还不死心,又派人来盗走了我的宝物,新仇旧恨,今日一并跟你算了!”

        祖尸怒喝。

        帝祖听罢,心神一动,却是想到了什么。

        他记起来了,眼前这个家伙,应该便是那具死渊之中的尸,魂祖那家伙曾与其交过手。

        “前些日子,族中不少族老去了天洲,找那圣灵国太子,应该就是他们盗走了宝物。”

        他暗自道,一下子都想明白了。

        “就算是我白氏族人真盗走了宝物,那也是你自己无能,堂堂一祖境生灵,竟能被一群半祖盗走了宝物,实在丢脸!”帝祖冷笑,语带讥讽。

        “想让我白氏把人交出去?没门!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去,若是还敢捣乱,休怪我不客气,将你镇压!”

        说着,他一探手,掌中有一把璀璨的金色神枪显现。

        嗡!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一女两男新婚夜h调教 啊哦好湿岳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