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轻一点 嗯呐呐呐 章厨房里的欢愉

软文

    不得不说,吴敌这个猜想,虽然惊世骇俗,但却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蜂后闻言也是顿了顿才道:“如此说来,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能看出来他们这之间的优劣强弱?”吴敌犹豫了一下,也是有些无奈的问道。

        此时失去了龙蟒灵珠的帮助,吴敌自己本身也不太能够看得清楚,这两者之间究竟谁占上风,谁占下风。

        那青光连绵不绝,而小祖宗剑势更是越来越强,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强谁弱。蜂后顿了顿才道:“那条大蛇如今虽然是守势,但是这剑势倘若一断,只怕是便要反攻了,论起来的话,它肯定还是占有优势的。只是如今的情况只怕不简单,想要完全掌

        握这力量的话,并不容易就是了。”

        吴敌沉吟道:“如此说来的话,这大蛇竟然还有些占优了?”

        这结果倒是出乎吴敌所料便是了,小祖宗来势汹汹,但是此时蜂后的眼力居然看得出他并不占优。

        何况吴敌也很清楚,此时天地元气匮乏,龙蟒倘若真个恢复了,至少也能调用不少天地元气,可小祖宗这边则是更容易力竭。

        蜂后还真没说错!“这是自然的事情了,绿萝也好,那看不清的生魂也罢,甚至于那龙蟒本身的力量,都是远远超出眼前人所掌控的。”蜂后顿了顿道:“只要这人能够成功掌握了身体的主导

        权,那想都不用想,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打的。”

        吴敌也是脚底凉气倒吸,龙蟒可谓是自己见过,最让人感到绝望的对手了。

        无论自己的力量多么强大,但是隔着对方,似乎就像是隔着一座大山那样夸张。

        别说是对垒了,就算是接上一招都是难上加难。

        先前阿冷拼着剑断,也只是勉强拖延了一番脚步而已,这等对手,绝对是恐怖至极了。

        “那我们得想想办法。”吴敌琢磨了一阵:“我们有没有办法从后面绕过去?”“你想直接靠近吗?”蜂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吴敌:“你要知道,倘若她现在是清醒的,你绕过去那结果可能比呆在这里更糟糕,按我的想法,你最好还是先出去避一避为

        妙。”

        蜂后的态度倒是明确。

        眼下的浑水显然不是吴敌可以趟的,之前他是没得选,龙蟒追着是跑也跑不掉,挣也挣不脱,只能硬扛着。

        但是现如今有机会跑路,最好肯定还是跑路为妙了。但吴敌却苦笑一声:“我倒是想跑,但是这局面,要么就在这里站着干等他们分出胜负来,要么就只能冒险去试试了,否则的话,今日我若跑了,事后无论谁赢了,都不会

        有我好果子吃。”

        蜂后疑惑的看了吴敌一眼,显然不理解他的意思。

        但吴敌却摇摇头道:“你可能不太明白,算了,解释不清楚,你就直说,有没有办法过去吧。”

        有些东西跟蜂后是说不清楚的,但是吴敌自己心里却是明镜似的。

        眼下小祖宗和白若溪两人斗争,不管谁赢谁输,显然自己都脱不开干系。

        龙蟒倘若是赢了,那自己手里还有神火令,这条大蛇必然是要找自己的麻烦的。

        何况天机城自己也回不去,换言之,吴敌可能只能在这不知道是个什么鬼地方的补天阁里,呆上不知道多么漫长的岁月了。

        而小祖宗赢了的话,自己临阵脱逃,小祖宗定然也不会放过自己,何况他并非是不觊觎那神火令的人。

        ——就算是用不上,这玩意拿来当收藏也不错啊。眼下吴敌唯一的出路,也就是跟小祖宗合作,虽然自己不喜欢天机城,但是小祖宗此人还是颇有魄力的,看上去秉性倒也不坏,自己这样做至少日后能有些进退的余地便

        是了。

        蜂后不解的看着吴敌一眼:“你非要过去的话,又知道路途,这青光我能过去。”

        “这样便好。”

        当下吴敌也是站起身来,从那门板里探出头来,仰头大喊:“殿下!”

        吴敌这一声喊,小祖宗神念刹那便是传来:“黄先生!”

        “我有一计,我先靠近了去看看究竟如何情况,若是有办法,我们里应外合破开这青光!”

        吴敌也没遮遮掩掩的,直接便是将计划给说了出来。

 

        小祖宗此时手中剑势不断,但隔空却丢来一件东西。

        吴敌伸手一捞,却是一枚三寸长的短剑!

        这短剑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通体血红,上面似乎还有光泽流转,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刻着多少繁复的符箓,一看就不是凡品。

        “你拿这柄血神剑去,倘若能靠近这青光,直接将其刺下,我须臾之间可破此阵!”小祖宗的传音传来。

        吴敌眼神一亮,这天机城果然是宝贝众多,能不能破不知道,但是这短剑看上去便是极为不凡,当下他也是不假思索道:“稍后!”

        说着,便是回头看向蜂后:“走,带我过去。”

        蜂后疑惑的看着吴敌;“你如此信任他?”

        吴敌从来不是一个轻信于人的人,但是眼下表现的太直爽了一些。

        吴敌确实苦笑一声:“有些东西,你不懂,就算他要坑害于我,也断然不是现在。”

        自己明面上还是他轩辕府的客卿长老,又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人,大敌当前还要坑害自己的话,身后那么多军士,又有多少愿意再卖命的?

        何况蜂后自己都能看得出来的强弱,小祖宗作为当事人还能不明白吗?

        只能说眼下身后的军士都不过成了他的人肉电池,也没有可用之人,自己出现怎么都算是雪中送炭了。

        他根本没有坑害自己的道理。

        蜂后此时摇摇头:“看来,你们比我想的复杂多了,我带你去便是,但是若有危险,我也不会为你拼命。”

        “带我过去便是帮了很大忙了。”吴敌也是低声道:“至于保命,我倒也不是那么担心。”

        神火令还在自己身上,只要不是一下被砍了头,断手断脚的事儿都是顷刻能够自愈的。这也是吴敌的底气之一!

   “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也没问题就是了。”蜂后无所谓的道。

        虽然危险,但是蜂后对于自己的自信还是很足的。

        哪怕真有什么事情,跑路是不在话下的。

        吴敌捏着那短刀,也是笑了笑道:“走。”

        两人都不是磨蹭之人,既然定了方向,那过去便好了。

        蜂后当下也是顺着吴敌的指引,在那繁复的经脉之中穿行,迅速的便是靠近了那青光蔓延的核心之处。

        蜂后越走近,便是越清楚的道:“看来他现在确实不太稳定,你看,这青光蔓延的地方,还是集中在上面。”

        此时吴敌面前还是弥漫着一些青光,但是这青光却与之前在外面所见的有着很大的区别。

        外面的青光圆润光滑,但是此处却好似是裂开的鸡蛋壳一样,时不时透露出里边白色的光芒。

        “能过去吗?”吴敌看了一眼,也是皱了皱眉道。

        他暂时并不是很想动用那柄短刀。

        至于原因,蜂后都能知道是为什么。

        若是短刀真如小祖宗所言,一下便是破开了那屏障的话,毫无疑问,轩辕剑下,可能白若溪的尸身都是留不下来。

        更别谈什么活着了。

        哪怕是事到如今,吴敌仍旧是没有放弃那一丝丝的希望。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这种想法,几乎已经是个奢望了。

        不论是绿萝强大的元身也好,还是龙蟒历经了数万年的强大魂魄也罢,跟他们相比起来,白若溪本人的灵智,几乎是像蚂蚁一样渺小。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老板你轻一点 嗯呐呐呐 章厨房里的欢愉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