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

软文

 也算是讨好和巴结吧!

    为自家的孩子和下一代铺路。

    一定要进入帝都的上流社会。

    所以没出几天就导致特级糕点的名声传到了帝都,很多人疯狂来预订,从五十块炒到七十块。

    而现在双龙县的几个熟客都不能每天吃到特级糕点了。

    即便他们不给,现在帝都的人也不会放过晚晚点心铺。

    但因为有贺家和江家做靠山,所以有些人不敢乱来。

    安晚这才想起自己很久没见贺司辰了,这段时间不知道他跑到外面去干嘛。

    已经十来天没见过,她都快忘了有他这号人。

    晚晚点心铺正常做生意,十二点前就卖光了糕点,云萍让陆景行几兄弟打扫卫生。

    她带着安晚和陆森回家,先煮晚饭。

    一家人就是要这样分工写作,齐心协力。

    干活动时候一起干,休息的时候一起休息。

    这才算是公平。

    姜鹤奶茶店的第三天开业,免费试吃和买一送一的活动在今天就要结束了,所以前来买奶茶和芋圆甜品的人非常多。

    贺雨柔和江婉若坐镇,作为老板,她们要有老板的架势和责任。

    她们还不知道晚晚点心铺昨晚出事了。

    看店招待客人了一上午,她们累了,下午在贺家休息,没再出门。

    七月的夏天,真的太炎热了。

    陆景行一家也没把点心铺出事的消息告诉她们,反正也没发生很严重的事,况且也解决了。

    奶茶店的生意非常好,三天下来,盈利了五千元。

    如果每天生意都这么好,到时候就可以开分店了。

    第四天下午,陆家人从林局长那件事的阴影才走出来。

    准备去找大房子住。

    出租房太小了,天气又热。

    买了几台风扇都不管用。

    主要还是房子小,人多。

    于是,一家人连找了三天都没找到,能让他们都满意的大房子。

    又不房子小了,一百平,住不了一家九口人。

    又不是就是价钱太贵,不划算。

    为了找房子方便,以及明天去参加县长的生日宴,陆森决定花三万元买两辆汽车。

    这钱足够买两辆上等的国产汽车了,虽然买不到M国一流名牌的轿车,但霓虹国的汽车还是可以买到。

    安晚虽然不想买霓虹国的汽车,但是无法阻止。

    因为目前华国的汽车质量很一般,种类和牌子也少,不适合拿来装逼一下。

    终于在星期天放假休息的时候,大房子的事才有了转机。


 

    这天下午,安晚和陆家人又出动找房子。

    在他们坐车路过曾经住过几年的别墅时,陆春和眼睛如鹰一样锐利,意外发现别墅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子。

    上面写着“转卖”两个字。

    当即,他的心头一惊。

    “大哥,停车停车!”

    被陆春和这么一叫,陆景行差点失控把车辆开到人行道上。

    幸亏下午的天气还很炎热,路上没几个人出门闲逛。

    “怎么呢?二哥。”同乘一辆车的安晚,歪头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陆春和。

    虽然他经常一惊一乍,但这次他倒是认真,没搞事。

    只是为什么他这么激动?

    安晚扭头看着窗外的别墅,那里没什么奇怪的啊?

    不过门口有挂“转卖”两个字。

    难道是二哥看中那栋别墅呢?

    “我先打电话给爸妈,让他们返回来,到曾经我们住十几年的别墅门口。”

    陆春和拿出大哥大,立刻打电话给陆森,让他把车往回开。

    他那辆车有司机专开,不然他双腿有问题,母亲又不会开车。

    而陆春和跟陆景明只有十六岁,还不能学驾驶证,开汽车。

    但陆景行趁这个暑假,去报名驾驶证的考试,学了十几天就拿到了证。

    陆森听到曾经住了十来年的别墅要转卖,心里既难过又开心。

    四年前为了破产的公司还债,他才不得不把别墅卖了还债。

    天知道那时的他,有多痛苦。

    小女儿没了,公司没了,四儿子患绝症无药可治,五儿子也因为煤炭中毒而变成傻子。

    去做着一个月只有两三百块的工作,根本养不起全家八口人。

    还有一个要长期吃药的儿子,

    当时的他,真的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曾经他想过几次的生不如死,差点去跳河。

    庆幸妻子心里有自己,爱着自己,不离不弃。

    那段时间也是妻子发现自己的问题,每天鼓励自己,开导自己,变法给他做好吃的美食,他才能慢慢走出抑郁症。

    同车的云萍知道曾经的别墅要转卖了,心情十分激动。

    眼泪都流下来了。

    如果可以买下曾经的别墅就好了。

    车里的陆嘉言,回头看到曾经自己住过的别墅时,心情十分复杂。

    三四年前,就是为了给自己治病,父母才卖了别墅,害得全家回陆家村住破败的的砖瓦房。

    陆知礼也回头看,看到有几分熟悉的别墅,才想起自己曾经在那里住过。

    脑海不停地放映着一家人曾经美好的画面。

    “大哥二哥,那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吗?我好像想起来呢?”

    住过?

    安晚这才知道那栋别墅的主人曾经是陆森一家。

    所以,这次陆春和想让父母买下要转卖的别墅。

    因为这对他来说,对全家来说都是好事。

    曾经在这里跌倒,就要从这里站起。

    四年前,卖掉别墅的那一天,他就暗暗发誓,将来一定把别墅买回来。

    相信大哥和父母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但这段时间被林ju长的事搞得心烦意燥,没想起要回曾经的别墅。

    这次意外路过这里,他才想起这里曾经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家。

    陆嘉言十分惊讶,看着陆知礼。“阿礼,你都想起来呢?”

    “嗯嗯嗯,四哥,我想起了,那栋房子我住过六七年。”

    陆知礼眼里闪烁着泪光,以前脑子出现问题,很多记忆都失去了。

    这次见到曾经的家,他才想起那段记忆。

    在陆春和打电话给父亲后,陆景行已经把车开到公路边,慢慢转车头来到那栋别墅门口,把车停在路边。

安晚和陆氏兄弟下车后,站在别墅门口。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