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学比赛输了的去他家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片段

软文

次声波的回馈,让吴敌在尸气迷雾之中,精准的找到了神秘所在的位置!他脚尖轻点,挑起地上掉落的银龙枪,灵力一转,踢在银龙枪之上,银龙枪瞬间化作一道银色光芒。

        银芒冲破尸气迷雾,宛如一条苍龙,隐隐带着几分咆哮。

        噗!黑暗之中,银龙枪似乎是刺破了什么东西,旋即咚的一声,死死的钉在了洞窟的岩壁上。

        紧接着,是一声刺破耳膜的尖锐嘶吼。

        仿佛如野兽咆哮,又如困兽嘶吼,艰涩难听,震得整个洞窟都在不断摇晃。

        吴敌见状,便知自己的方法奏效,心中稍安。

        “这是什么古怪战法,居然可以在如此环境之下,判断出对方的位置?”

        轩不智看到这一幕,也是惊呆。

        他虽精通白羽宗的诸多战斗技巧,一杆银龙枪在他手中也是如银龙翻飞,妙不可挡。

        可在这样诡谲的环境之中,尸气迷雾压制住了他所有的感官,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是他,也无法施展出那些手段,只能被动挨打。

        而那僵尸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是如鱼得水,频频出击。

        此消彼长,轩不智被僵尸重伤,无奈只能以阵法封印自己,这才没有被僵尸吞噬掉,坚持到了吴敌的来到。

        原以为就算是吴敌,在这种敌明我暗的劣势下,也讨不到什么好去。

        不曾想,吴敌只是吹出了一阵风,便破了尸气迷雾的混沌,在黑暗之中,将那僵尸死死的钉在了岩壁上。

        见识到了这样古怪的手段,饶是轩不智,心中也是大呼不解。

        吴敌却来不及解释,乘胜追击,一个箭步已来到了之前发生巨响的方位。

        “居然逃脱了。”

        只是岩壁之上,并无那僵尸的踪影,只是留下了一滩漆黑色的液体。

        液体所溅射之处,无不腐蚀出一个个大洞,足以见那僵尸之强悍。

        吴敌取下银龙枪,将其与两枚疗伤的药丸丢给了轩不智。

        “还能一战?”

        他挑眉看向轩不智,眉眼间颇有几分挑衅与看轻的意思,他轻笑道,“若是不行了,你就赶紧逃命去。”

        轩不智顿时被吴敌的态度所激怒,吞下丹药,恶狠狠道:“你死我都不会死,那怪物受了伤,逃不了多远,快追!”

        他自是不肯认输。

        不过话一出口,他却明白了这只是吴敌的激将法。

        只是无奈,他平生骄傲的性格,令他根本难以忍受这种激将。

        即便是此刻他的状况并不见得有多好,却也咬牙坚持,要与吴敌共战。

        吴敌也没有多说什么,吹熄了神风。

        那僵尸既已逃遁,那必然不会继续停留在此处,不过吴敌也没有立刻离去,只道:“这地窟之中,尸气未免太过强烈,那僵尸逃遁走了,还是弥久不散,肯定有什么蹊跷。”

        轩不智闻言一愣,思忖片刻,点了点头:“莫非这地窟之下,还有古怪?”

        二人对视一眼,不再迟疑,继续朝地窟深处行去。


 

        那僵尸受了伤,一路留下了不少血迹,以二人的手段,抓住这这些气息,就能轻易找到僵尸的藏身之处。

        穷寇莫追,这菏泽镇乃是僵尸的大本营,轩不智追杀那僵尸差点被反杀,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太过鲁莽。

        万一这僵尸还有其他的手段,二人岂非自投罗网。

        倒不如先把这地窟的古怪探寻一番,若能找到压制僵尸尸气的法子,也算是事半功倍了。

        二人心照不宣,朝地窟深处行去。

        不多时,便看到了尸骨累累,累成了一座座小山。

        这些尸骸都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早已化作白骨,如筑京观,无比骇人。

        这些都是菏泽镇的百姓,被尸气所困,无法离开,尽数被僵尸采补吸成人干,化作枯骨。

        一阵阵的阴风幽幽的吹来,仔细感受,似乎能听到无数冤魂的嗟叹与哭诉。

        归去来兮,魂归故乡。

        这些人死在故乡,却有如此怨气,足以见死前所受到的折磨之深。

        “如此邪魔,吾辈当斩!”

        轩不智握紧了拳头,红着眼盯着眼前尸骸垒起的数座小山,眼中满是大义凛然。

        “这是什么?”

        一颗髑髅滚到了吴敌的脚下,似有所指引,吴敌循着痕迹看去,却看到了一座座尸骸小山之下,居然还有一圈圈的法阵!轩不智也察觉到了异样,口中道了一句抱歉,旋即挑开几具尸骸。

        一座精巧的法阵,赫然映入二人眼帘。

        “法阵!”

        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骇之色。

        “能布置如此精妙法阵者,必定是一位修为至少金丹的修士!”

        轩不智所学阵法之类的学识,要比吴敌这个半路出家的家伙知晓得不少。

        只一眼,便看出这巧妙阵法必定是金丹修士所炼。

        吴敌微微凝视,又道:“这些尸骸,无不是被困在阵法之中。”

        “一定是有人以阵法困住这些可怜人,然后以秘法将其人炼死,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歹毒!”

        轩不智怒发冲冠,紧握银龙枪。

        白羽宗虽不是什么显赫的大宗,但也以正道居之。

        尤其是白羽宗的师祖,乃是当初对抗魔世的英雄,因此更是立下了嫉恶如仇,斩妖除魔的祖训。

        此时见到这些普通人被修士以阵法炼死,轩不智的心中,顿时怒火滔天。

        “此举与魔道有何区别?”

        轩不智咬牙。

        吴敌却是微微一窒,思忖片刻,点头道:“如此看来,那修士炼出这僵尸,另有目的。”

        “还能有什么目的,无非是想炼制一僵尸傀儡,壮大自身,想不到,竟会拿菏泽镇这数千活人来炼,简直是丧尽天良!”

        轩不智暴怒道。

        “我轩不智一定要将幕后黑手揪出,还这些菏泽镇百姓一个清白,让他们合眼!”

        吴敌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心头的那个猜测,愈发沉重。

        却是在此时,一阵地动天摇,从二人头顶传来。

        伴随的,是那僵尸的咆哮嘶吼。

        整个菏泽镇都在为之狂震!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和同学比赛输了的去他家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片段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