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上面一个下面啃 乖我的尺寸怎么样

软文

  江以宁把来意说明,随后又问:“请问莫桑王,拒绝合作,是因为我们提的条件不够好,还是因为别的?”

        仆人按照莫桑的指示,说:“并非条件不够好,只是我们不愿意插手,其他国家的事务。”

        江以宁淡声道:“北境和南夏接壤,dark在北境的势力扩大,未必会安于现状。届时,他们企图侵犯南夏国的话,南夏国的民众肯定会受到波及。您作为这个国家的王,未雨绸缪,保护自己的民众,不是应该的吗?”

        莫桑听到这话,不由得挑了挑眉。

        原以为是个空有其表的花瓶女子,没想到她能看到这么深切的问题。

        dark在北境的势力越来越大,影响到自己的国家,的确让他有些担忧。

        能除掉它,也会巩固整个南夏的国力。

        但是……

        他可不觉得,区区一个商人,带领五千贫民组建的light组织。

        能扳倒盘踞在北境几十年的dark。

        跟他们联手,还不如自己直接派人,镇压整个北境呢。

        因此,他拒绝合作的真正原因,就是看不起陆执和江以宁,觉得他们是乌合之众,成不了大器。

        只不过,他不想明面上闹得难堪。

        才会没说实话。

        偏偏这江小姐不识趣,非要逼他,把话说明白。

        莫桑转了转手指上的绿戒指。

        仆人出声道,“我保护南夏国的民众是应该,但这跟你们无关。话,我都说清楚了,请你们回去吧。”

        他的话音落,一旁的警卫上前,想要请他们离开。

        江以宁站起来,却没有走。

        而是一个箭步,冲到了真正的莫桑跟前,说:“请莫桑王再考虑下我的意见,我可以向您展示我们的实力。”

        这下,全场的人都震惊了。

        她是怎么猜到,那名仆人不是莫桑王?

        而且,精准的从那么多人里,找出了真正的莫桑王的?

        莫桑自然也不例外,惊愕了数秒后,勾了勾唇角道:“有趣,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莫桑的?难道来之前,你见过我的照片?”

        “没见过,但从气质上看,你也是真正的莫桑王。”江以宁眼睛一眨不眨的撒谎。

        莫桑声音慵懒道,“你是在夸自己眼光毒辣?”

        “不……我是在夸您是真正的明珠,哪怕落进泥土里,也掩盖不了您的光彩。”江以宁继续恭维。

        明知道她在拍马屁,可莫桑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以你的口才,可以做我们外交部长了。”

        “多谢莫桑王赏识,但我觉得,北境更需要我。”江以宁平静的恢复。

        莫桑盯着她看了片刻,坐在了椅子上。

        原本伪装成他的佣人起身,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江以宁也不跟他兜圈子了,开门见山道:“请问莫桑王,到底怎样的条件,才肯派人协助我们?”

        莫桑知道眼前的女子不简单,索性开诚布公道:“要我帮忙可以,但你们要给我展示下,你们有多少胜算。”

        江以宁沉着冷静的分析,道:“如今dark组织的执掌人是忽颉利,他最信任的手下是陆执,也就是我的丈夫。陆执已经在北境的各个要职里,安插了我们的人。并且,我们也采取了其他措施,针对dark组织所有的势力。我们唯一需要的就是军队的力量。只要您肯派南夏国的军人,进入北境镇压dark组织的人,便可一举拿下胜利。”

        莫桑王笑了笑道,“你说的这些,怎么证明呢?”

        他们安插了多少人,以及整体light的实力……具体情况如何,都是她空口说的。

        他怎能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万一是忽悠他的,或者他们的实力不够。

        他派兵过去,贸然跟dark开战,岂不是羊入虎口?

        江以宁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问。


 

        把一份详细的名单,放在了桌子上。

        “这就是我们安插的人员。若是您愿意合作,我会把我们组织的实力,展现给你看。”

        做人总得留些底牌。

        即便她知道,莫桑王不会跟dark组织的人串通。

        总要留个心眼。

        所以,只提供名单,给他看看诚意。

        保留其他的,是避免被莫桑王连根拔除。

        莫桑伸出修长的手指,捡起名单,扫了一眼,说:“你们还挺厉害,如此短的时间,就笼络了那么多人。”

        原以为只是普通民众,却不想各个阶层都有涉及。

        “不是我们厉害,是dark作恶太多,引起了当地的民愤。因此,大家才会踊跃的加入light组织。倘若您帮北境的民众,彻底铲除了dark,我相信北境的民众,会追随您。”

        江以宁抛出最大的诱惑。

        北境是无主之地,是块肥肉。

        谁都想啃一口。

        但有dark组织在,谁都不敢动。

        若是他们帮莫桑王,拿下这块区域。

        整个南夏的版图会扩大一倍,物资也会变丰富许多。

        这天大的好处,莫桑会动心的。

        江以宁也是笃定了这一点,才会浪费如此多的时间,跟莫桑王谈判。

        莫桑自然也明白,江以宁话里的意思,轻笑着说:“追不追随,怕不是你能决定的。”

        “当然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民众肯定更倾向于,拯救他们于水火的人,您说是不是?”江以宁打的一手好太极。

        话里话外,都在推莫桑做决定。

        莫桑沉默了片刻,道:“容我考虑一下。”

        “您可以考虑,可时间不要太久,否则,等忽颉利坐稳了位置,控制住了局面……我们怕是有心也无力了。”

        赫连烈和忽颉利斗的两败俱伤,如今整个北境局势不稳。

        正是拔除dark的好时候。

        莫桑当然知道这些。

        “三天后,我给你回复。”莫桑说着,看向一旁的仆人,道:“你们把贵客,请去偏殿入住。”

        “是。”

        仆人走上前,恭敬地请他们离开。

        江以宁跟着他走。

        其余的人也赶紧跟上。

        待他们离开后,莫桑望着江以宁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

        江以宁奔波劳碌那么久,又熬了一整天。

        实在太累。

        晚饭没吃,便倒在床上休息。

        等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她拿起手机,发现陆执给她打了两通电话。

        想给他返回去。

        但又怕他这么早没起来。

        所以……

        江以宁给他发了消息,说了下这边的情况。

        然后,她走出卧室的门,打算四处看看。

  南夏国的王宫跟花园似的,百花齐放。

        园林里,游走的还有各种奇珍异兽。

        江以宁看了一会儿,正想回去吃早餐呢。

        却意外听到了,一阵动物的哀鸣。

        她寻声走过去。

        便看到了一名女子,正揪着一只白孔雀,在拔它的毛。

        孔雀扑棱着翅膀,想要逃脱她的魔爪。

        可女子脸色阴沉道,“你给我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小畜生!上次让你给我表哥跳舞,你不跳!养你有什么用?我把你毛都拔光了,喂狼吃!”

        孔雀身上的毛漫天飞舞。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一个在上面一个下面啃 乖我的尺寸怎么样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