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蹭你的扇贝 不要~会被发现的

软文

 “你们一个两个的到底在干嘛?我给你们权利和地位,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再不回到自己的岗位,履行职责,我就把你们一个两个的全杀了!”

        可不管他如何威胁……

        那些人都躲得远远的。

        一周后——

        他手中的资产全部崩盘。

        dark组织那边对他也失去了耐心,接连打电话过来问责。

        并强势的要求,他交出手里所有的东西。

        不再让他任职任何事务。

        同时,dark组织宣布,以后北境全面由忽颉利接管!

        赫连烈需无条件配合其工作。

        否则……

        他将被逐出dark组织!

        赫连烈听到电话那边说的,不耐烦的挂断。

        他绝不会乖乖的交出自己的权势和财产。

        这些都是他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凭什么给别人?

        尤其是忽颉利,有资格接他的东西吗?

        赫连烈眼里酝酿着滔天怒火,望着会议室里所有人,声音阴沉道:“今天不想出破局的办法,谁都不许离开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低垂下了眼眸,不敢跟他对视。

        现在赫连烈旗下的所有资产都进入了恶性循环。

        再无回天的可能!

        他们要是能想出办法,早就想了!

        哪里会等到现在?

        可他们也不敢说实话。

        这几天赫连烈恼怒之下,又杀了不少人。

        他们不想做下一个,牺牲的羔羊!

        只能耗着……

        正当会议室陷入一片死寂时,门突然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紧接着,陆执带着人闯了进来。

        赫连烈看到陆执,眼里迸射出一丝亮光,走上前说:“江执,你可算来了。我这几天,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等我娶了你妹妹,咱们两家就是姻亲了,现在赫连家出现了危机,你可要帮我……”

        “帮你?不要做梦了。”陆执冷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赫连烈心底里已经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但依旧不想相信。

        人在绝境之下,通常喜欢自欺欺人。

        “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吗?”忽颉利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响。

        赫连烈抬眸望去。

        只见忽颉利身着黑色的西装,神情蔑视的一步步的朝他走来。


 

        “忽颉利,你找死?现在敢来我的地盘!”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赫连烈恨不得饮其血,嗜其肉。

        忽颉利却淡定、从容的望着他说,“你的地盘?现在整个北境……还有你的地盘吗?赫连烈,组织已经下达了指令,由我全盘接管北境。你此刻踩的地,是我的地盘。”

        “你休想……”

        赫连烈冲上前,想要动用武力。

        忽颉利没动。

        可他身旁的警卫一拥而上,将赫连烈拿下。

        而赫连烈的手下刚想冲上前帮忙。

        忽颉利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道:“谁敢帮赫连烈,就是跟我作对。我保证,从今往后,让赫连烈的走狗,以及他的家人,在北境无立足之地!”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站定了脚步。

        他们敬畏的从来不是忽颉利,或者赫连烈,而是他们背后的dark组织!

        如今,dark最高的首领,已经下达了命令。

        夺走赫连烈所有的东西。

        他们再帮着他,那就是同整个dark为敌!

        北境是dark组织的天下……

        谁敢跟dark作对,那别说立足了,活下去都难。

        赫连烈拼命地挣扎,仿佛被关入了笼中的野兽。

        忽颉利走到会议室中间的椅子,优雅的坐下,抬眸望向众人,道:“从今往后,你们所有人的新主人是我忽颉利,不需要再听从赫连烈的任何指令。作为新的领导,我只说一条,不要触犯我的底线,认真做事,我不会亏待你们,懂了吗?”ぷ999小@说首發        

        “懂了。”

        会议室里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嗯,都下去吧。”

        忽颉利沉声道。

        众人纷纷退出了会议室。

        最后一个人,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偌大的会议室里,再无赫连烈的人,剩下的全都是忽颉利的心腹。

        忽颉利转动着椅子,嘴角噙着冰冷的微笑,道:“听说,你把蒙达阉了?仅仅因为他碰了你的女人?”

        赫连烈不回答他,依旧奋力挣扎。

        忽颉利自顾自的继续道,“那你碰了我妹妹,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夺走你的一切,让你尝到一无所有的滋味……再把你也阉掉,让你余生都不男不女、生不如死的活着,你觉得怎样?”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赫连烈总算肯答话了,但语气依旧嚣张且高高在上!“忽颉利,你就是小人得志!你别以为,耍一些手段,就能离间我跟boss的关系!他只是一时被你这个小人蒙蔽了!等他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早晚会把北境还给我的!”

        “到时候,我一定扒你的皮!拆了你的骨头!把你全家的骨灰挖出来,撒到臭水沟了!”

  “还有江执,竟然敢一而再的伙同忽颉利骗我!等我恢复了权势,会把你们兄妹俩,往死里弄!”

        他瞪着赤红的眼睛,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着所有针对他的人。

        可见有多恼怒。

        忽颉利看着这样的他,却嗤笑了声,道:“只有丧家之犬,才会吠声最大。赫连烈,时至今日,你不会以为,我还会给你翻身的机会吧?”

        “你敢要我的命吗?你不敢!我是dark组织最早的老人之一!哪怕我一无所有,你也不能动我!否则,boss不会饶了你的!”赫连烈猖狂大笑。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我要蹭你的扇贝 不要~会被发现的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