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拔出来,在上课呢 女同学用白丝袜脚夹我

软文

“哈哈,骂我是不?”

    白手摊着双手,高声笑问,“我骂人了吗?同志们,你们说说,我素质这么高,要当大学教授的人,我会骂人吗?我能骂人吗?”

    全场轰笑。

    市二建的魏国平,向来与贾明亮互相帮忙,贾明亮说不过白手,他便忍不住开口了。

    “小白,你说你的素质高,具体的标志是什么?”

    “我思想觉悟高,就说明我的素质高。”

    “你思想觉悟高吗?”

    “高,相当的高。但比起老贾和你老魏,那还是有差距的。”

    魏国平笑着点了点头,“小白,对你这谦逊的态度,我表示欣赏。”

    白手笑着问,“老魏,请问你今年贵庚?”

    魏国平愣了一下,“我今年刚好五十,知天命之年。”

    “那你知道我今年几岁吗?”

    “你……你二十八岁吧。”

    “老魏啊,你五十岁,我二十八岁,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觉悟?我相信,我二十八岁时的觉悟,不会比你二十八岁时的觉悟差。”

    “这……”

    白手笑道:“老魏,我向你保证,我五十岁时的觉悟,肯定比你现在的觉悟高。”

    魏国平被气笑了,“臭小子,我说不过你了。”

    白手马上抓住魏国平的口误,“老魏你骂人了,老常,我表示强烈抗议,并保持回骂的权利。”

    笑声四起。

    常清扬赶紧打圆场,“好了,小白你给我坐下,你的发言时间过去了。”

    被白手与贾明亮和魏国平三人一搅和,会场气氛反倒热烈和融洽起来。

    发言一个接着一个,内容大同小异,都是支持商品房销售管理暂行条例。

    其实,大家都是真心实意,因为谁也不想打价格战。如果打价格战,不仅市场会乱,还会让大家的经济利益受损。

    座谈会开到中午十二点半。

    大多数人已经散场。

    常清扬、肖长河和沙溢没走。

    还点名把白手、贾明亮、魏国平和余晨华四人留下。

    老爷子的两个保姆,端着两个长方形的木盘进来。

    两个木盘上放着八碗面条七双筷子。

    常清扬笑道:“我特意吩咐的,我请客,咱们边吃边谈。”

    余晨华笑问,“老常,小白为什么是两碗?”

    常清扬笑道:“这家伙是个吃货,你不知道吗?”

    贾明亮笑哼一声,“这家伙是有名的多吃多占,谁不知道啊。”

    白手笑呵呵的,只顾埋头吃面。

    老爷子家的面条,白手吃过多次,完全符合他的口味。


 

    肖长河问道:“小白,知道为什么留下你们几个吗?”

    白手边吃边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

    说到蛔虫,这些精致的上海男人们大倒胃口,纷骂白手。

    白手吃得那叫一个香,呼啦啦的,一碗面条已被吃光。

    贾明亮乐得不行,“胃口好的人,命肯定长,这家伙准能活一百岁。”

    白手笑道:“老贾,你只要不怼我,你能多活十年,少说也能活到八十岁。”

    贾明亮道:“这话不假,我每看到你一次,起码少活一年。”

    白手回怼,“那你赶紧退休,滚出建筑界,你就看不到我了。”

    “哼哼,想得美,没有我们这些国企顶着,商品房市场非被你们搞乱套不可。”

    “呵呵,老贾,就你一建那僵化的运营模式,我用三个月时间就能把你一建整得四分五裂。”

    又开怼了。

    常清扬拍了拍桌子,“你俩有完没完了。”

    白手不再说话,认真吃面,把第二碗也消灭干净。

    常清扬也已吃完,放下碗筷说道:“把你们几个留下来,是因为你们都是上海滩建筑界的风云人物,稳住你们,就能稳住上海市的房价。”

    魏国平道:“老常,我们洗耳恭听。”

    “老贾,老魏,老余,小白说你们的运营模式僵化,我认为是对的。就拿商品房的定价来说,你们游离于市场之外,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你们的房价定得太低,不利于企业的长期发展,也阻碍了商品房市场的发展。”

    余晨华点着头道:“这个我接受。老常,我们会遵守销售管理暂行条例,还会与同行们做必要的沟通。”

    贾明亮和魏国平也点头称是。

    常清扬这才转向白手,“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上次的商品房价格战,就是你一手挑起来的。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要是惹了众怒,神仙也救不了你。”

    白手笑嘻嘻的,“诚恳接受批评,但不接受上纲上线。”

    “小白,老贾他们,我只有一怕,怕他们低价销售。对你呢,我有两怕,一怕你低价倾销,二怕你定价太高。”

    肖长河补了一句,“小白,我们是担心你打价格战。”

    白手反驳道:“老常,老肖,话要讲讲清爽。上次的价格战,可不是我最先挑起来的,我是被迫反击。当然,我承认我的反击有点过度。”

    常清扬道:“既往不咎,以前的事我不管,我只管以后。”

    “你怎么管?”白手问道。

    肖长河道:“承诺,书面承诺。”

    白手指了指贾明亮、魏国平和余晨华,笑道:“老常,我最怕他们,我们民营企业最怕他们国营企业。真干起来,我们绝对干不过他们。要承诺,也是他们先承诺。”

    魏国平笑道:“可以。老常你说说,要我们承诺什么?

常清扬指着白手说,“把你留下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他们一建二建五建提意见。”

    “呵呵……不敢,不敢。”白手一边摇手,一边陪笑。

    白手是真的不敢。

    市属和区属的建筑工程公司,原来有四十多家,一年来整合成十七家,其中的市一建、市二建和市五建,规模都几乎翻了一番。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快拔出来,在上课呢 女同学用白丝袜脚夹我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