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好紧 女孩子自己打自己的方法

软文

   夏郁别开头,  耳根有点热。

        他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画册,但压抑闷哼不时在耳边响起,房间里又格外安静,即使他已经开小了音量,声音仍清晰得仿佛周鼎就在他旁边一般。

        不但无法忽视,心里还越来越燥。

        夏郁咬住唇,又忍了十分钟,再次忍不住地催促:“你快点,我困了。”

        “马上。”

        说着马上,结果又过去了十分钟。

        夏郁有些无奈,但又不好说什么,因为光听呼吸频率他就知道周鼎确有努力在加快节奏了。

        “夏郁。”

        忽然,周鼎喊他名字。

        夏郁:“嗯?”

        “你能不能……”

        对面人犹豫着说,“能不能跟之前那样喊我名字?”

        捏着书手一紧,夏郁轻眨了眨眼。

        外面一片寂静,房间里也安静无声。

        换过一遍空气室内清新干净,但不知不觉中,暧昧和燥热又再一次在里面囤积、盘旋,等发现时,它们已经再度充盈了整个房间。

        感受着脸颊和耳根热度,夏郁轻呼了下气。

        过了会,他压低声,轻轻地喊道:“周鼎……”

        -

        第二天,夏郁睡到十点才起床。

        起床后他蔫蔫,不管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

        夏奕放假第一天,昨晚打游戏打到半夜,也十点才起床。

        两叔侄正好撞在一块儿吃早饭。

        “小叔叔,三亚那边应该有冲浪板卖吧?我还没买冲浪板呢。”

        “有吧。”

        “小叔叔,飞机上我们坐一起吗?”

        “嗯。”

        “我们去之后先冲浪还是先开游艇?我还想潜水!”

        “……闭嘴吃饭。”

        “哦好啵。”

        相比夏奕兴奋,夏郁心情是低落又烦躁。

        只是他平时一直是一副安静、慢吞吞样子,所以没有人看出来。

        其实这种烦躁感昨晚就有了,但今天睡醒后变得格外强烈。

        夏郁想了想,应该还是因为空虚——昨晚满足只是大脑,身体并没有得到任何安慰,虽然他也动手了,但他手……

        夏郁瞥了眼自己修长手指。

        ……他头一回这么看不上自己手。

        根本没办法跟周鼎比。

        思及此,夏郁垂下眼,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他好想要周鼎手。



 

        想要周鼎摸摸他,抱抱他,甚至牵一下手、勾一下手指都可以。

        想跟周鼎接触。

        想碰周鼎皮肤。

        想要真人,想触摸实物。

        “郁儿,吃完早饭没?吃完了过来帮妈妈挑挑丝巾。”

        夏郁回过神,应道:“吃完了。”

        说着他放下筷子,过去给母亲挑丝巾、看配饰。

        下午,两家人汇合,一起登机去往三亚。

        他们在三亚定是度假村酒店,房子是联排别墅模式,一家一幢,紧紧挨着,门前有个巨大公共游泳池,边上还中了一排椰子树,看起来悠闲又有情调。

        但一到目地,两边家长就先萎了。

        ——他们都上了年纪,从冷地方突然到了热地方,身体机能有点儿切换不过来。

        于是头两天就他们三个小辈一块出去玩。

        不过他们也没一起玩,算是是各玩各——王倩雯一出门先找咖啡厅、奶茶店,然后就坐里面专注地给偶像打榜、洗广场;夏奕元气满满,趁大人不在不会念叨他,什么刺激玩什么,一会潜水一会玩水上滑翔伞,不亦乐乎;而夏郁就在夏奕附近找个阴凉角落坐着,一边喝椰汁,一边默默地刷手机。

        其实他主要是在等周鼎消息。

        都第三天了,他还没有收到周鼎消息,明明那晚周鼎说两天内就能把机票定下。

        是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吗?

        夏郁想发消息问问,但又想起周鼎那晚说是“应该能在两天内定下”,而不是肯定,于是又退出聊天界面,关掉手机,不大高兴地用力吸了口椰汁。

        眼前沙滩上到处是人,欢笑声不绝于耳。

        海面广阔蔚蓝,沙滩金黄柔软,海边还有不少可以玩项目,每个都排了长长队伍,穿着沙滩裤、比基尼人们走来走去,几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但夏郁就是看什么都觉得不得劲,没意思。

        他低下头,踢了踢脚下沙子。

        “嗡嗡——”

        这时,手机震了震。

        夏郁随意地瞥了眼,下一秒,一直耷拉着眼皮在瞬间睁开了许多。

        【周鼎:我快到了。】

        夏郁立刻拿起手机回道:【好。】

        【周鼎:我刚下飞机,你现在在哪?】

        【夏郁:[定位]】

        【夏郁:我侄子在玩潜水,我们就快回去了。】

        【周鼎:那你晚上什么安排?】

        【夏郁:晚上我跟我爸妈他们一起坐游轮,不太方便见面,等我消息吧。】

        【周鼎:好。】

        确认人过来了后,夏郁心里霎时轻快了许多。

        他把喝完椰子壳扔掉,难得有兴致去排队给侄子和王倩雯买了碗清补凉。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玩尽兴夏奕笑容满面地跑到了夏郁身边,两人给王倩雯打了电话,汇合后一块儿往回走。

        他们回去时,已经傍晚时分。

        没了白日暑热,风都凉爽了许多。

        刚走到别墅前,夏郁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正好在他们旁边一栋别墅门口停下。

        进门步伐微微一顿,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小叔叔,干嘛呢?回去了。”

        王倩雯已经进了门,夏奕刚要进,扭头发现夏郁停在那不动,便来拉他手。

        夏郁道:“没什么,我就看看隔壁是谁。”

        话音刚落,一个抱着婴儿女人便从车上走了下来,另一边门也开了,是女人丈夫,下车时手里还拿着奶瓶和小孩子遮阳帽。

        夏郁面无表情地回过:“走,回去。”

        晚上,两家人坐在一块吃晚饭。

        晚饭是酒店提供,多是清淡爽口小菜。两边长辈精神都恢复了许多,下午夏父还跟王父下了会围棋。

        吃了会儿,夏父道:“游轮是几点?别去晚了。”

        夏郁回道:“七点。”

        夏父点点头:“是该出去动动了,来了都没出去过。”

        夏郁对此没什么期待,但还是道:“我带了相机,待会给你们拍照。妈,你穿那件绣银线旗袍吧,晚上灯一照会很好看。”

        夏母在别墅里也闷得狠了,闻言高兴道:“好,都听你!”

        吃过晚饭,他们一块出门去了海边。

        他们要坐观光游轮一共两层,一层是游客休憩区,提供点心小食,二层是观光甲板,可以让游客吹海风、观海景、拍照留影等等。

        这条游轮七点起航,会沿着亚龙湾海岸线绕一圈。

        上了游轮后,两家人都直奔二层甲板。

        和他们一样选择人不少,所以他们上去时已经不少人在上面了,全分散在甲板边缘。

        夏郁兴致缺缺,尽职尽责地当着拍照工具人。

        拍照间隙,顺便思考一下要如何在不惊动任何人情况下,见缝插针地跟周鼎见面。

        现在爸妈都恢复精神了,之后两天肯定要出去玩,自己也肯定要陪在旁边。

        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毕竟他们上了年纪,很多东西都玩不了,只能在边上看看,所以……他可以考虑一下海上那些项目。

        夏郁侧头,目光轻轻瞥过侄子。

        ——还得想办法把侄子也甩掉。

        夏奕也恰好在这时看向夏郁,他毫无所觉道:“小叔叔,这个奶茶好喝诶。”

        夏奕嗯了声:“你少喝点,小心晚上睡不着。”

        “没事,我晚上喝咖啡都能睡得着。你要不要尝一口?”说着把奶茶举到夏郁嘴边。

        夏郁偏了偏头:“不用,你喝吧。”

        又道,“我去那边看看,相机给你,他们要拍照你给他们拍。”

        把相机给了夏奕后,夏郁走到了甲板另一边。

        海风吹拂,微凉舒爽,不过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闻,有点咸咸,又夹杂着一点轻微水腥气。

        夏郁看了眼父母所在位置,见他们没有注意自己后拿出手机,给周鼎发消息。

        【夏郁:你现在在哪?】

        下一秒,夏郁就收到了对方回复——

        【周鼎:你右手边。】

        夏郁一愣,猛地抬头看向身旁,然后直直撞进了一双含笑眼睛!

        周鼎果然就站在他右手边,一身黑衣,一顶黑帽,还戴着黑色口罩,像个全副武装刺客。

        只有那双露在外面眼睛笑得弯弯。

        有点酷,又有点傻。

        那一刻,他好想亲他。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你们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好紧 女孩子自己打自己的方法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