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打开点我要尿里面h 粗大挺进尤物怀孕人妻

软文

    所有人都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和帽子,唐小川一边查看巡视,一边对陈子定等人说道。

        陈子定说道:“在这一块,我们已经做起来了,不定期的组织优秀员工进行旅游,组织员工进行生产和销售业务竞赛,组织员工的群体娱乐互动,例如篮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网球赛事,下面各个单位、小组每个月都由主管、组长、班长组织团建活动!”

        唐小川点了点头,这时助理邹定辉手上的手机响了,他接通道:“喂?好,您稍等!”

        他走到唐小川身边:“老板,飞天科技集团刘总来的电话!”

        唐小川接过电话:“刘总,有事吗?”

        “老板,我们集团的通讯牌照批下来了,但是······这个牌照略有不同!”

        唐小川问道:“有什么不同?”

        “有参与通讯业务的资格,但是却不能单独经营,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向用户出售手机卡、不能给开通网络服务,只能与其他几家运营商进行合作经营!”

        唐小川在这个问题上早就做过预测,也有过很可能拿不到牌照的心理准备,但上面还是批了,虽然这个牌照与其他运营商不同,但毕竟是放开了一条口子,这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

        如果拍照批不下来,飞天集团就只能作为几大运营商的上游供应商而存在,或者进行技术授权,收取相关费用,但是现在有资格参与通讯业务,那说明飞天集团可以参与运营。

        “行,我知道了,等我过去再说!”

        挂了电话,唐小川把手机递给邹定辉继续视察工厂生产情况,后来又去员工宿舍、公寓楼查看了一番。

        在视察集团公寓楼的低层管理人员宿舍时,唐小川看见走廊上、墙面上比较干净,楼道清扫得也整洁。

        走在楼道上也闻不到什么气味,却听到了搓麻将的声音,他站着原地听了一下,向前走去,在一个宿舍门前停下伸手推开门,宿舍内四个人正在搓麻将。

        “啊,老、老板!”正对着门的一个组长看见唐小川和集团公司一干高层站在门外不由站了起来,说话都不利索了。

        其他三个班长、组长也都心里发慌的站了起来。

        陪同的车间主任、厂长脸上都难看极了,老板视察的时候竟然发现低层管理人员打麻将,这还不是他们的管理不到位?

        唐小川走进来问道:“打麻将呢?”

        “是、是,打着玩!”一个组长结结巴巴说。

        唐小川看见每个人面前都堆了不少钱,最多的少说也有上万块,最少的只有几百块问道:“你们今天都休息?”

        “是,不休息怎么敢玩麻将”

        唐小川点了点头:“公司也没规定员工在不上班期间不准打麻将之类的,娱乐一下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最好不要玩得太大了,家里应该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吧?再说玩得太大了也容易伤感情!”

        “我看你们的年纪都不大,就没想过更进一步、两步?想要有更大的发展,每天下班了搓麻将是搓不出来的!”

        “是,老板,我们知道错了!”

        唐小川拍了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这怎么能说是错呢?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其他人无权干涉!”

        说完,唐扭头对陈子定说:“陈总啊,我看公司无论是哪个部门都应该增加岗位竞争机制,要不然一线员工、基层管理人员、中低层管理人员就算有想要进步的想法却没有途径可不行啊!”

        一个副总赞同道:“老板说得不错,适当的增加竞争机制、提供岗位可以增加企业的活力和人才的培养及选拔!”

        陈子定说道:“明天我们开个会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唐小川离开戴司雅公司之后来到了飞天大厦的办公室。


 

        “邹哥,打电话让刘总到我这里来一趟!”

        “是!”

        接到电话的刘志远很快赶了过来,“老板!”

        唐小川指着前面的椅子,“牌照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就今天早上,我接到了电话,上头想约我们进行一次谈话,我估计谈话也应该是围绕这个牌照的问题展开的!”

        唐小川把雪茄盒推过去,“约在什么时候?”

        “明天就要去,等到了那边再等通知!”刘志远说道,没有拿雪茄。

        唐小川想了想说道:“这事你去办吧,我就不去了!下午的时候,咱们开个会给接下来通讯业务的事情定个基调,看看要怎么参与进去!”

        “好!”

        下午两点,会议室里,唐小川和飞天科技集团一众高层聚集在一起。

        “诸位,现在咱们公司有了准入资格,但不能单独经营,只能与其他几家运营商展开合作,大家都说说要怎么参与进去!”

        王新贵说道:“老板,这件事情,我总感觉无论我们怎么参与进去,其主动权都不在我们手里,这些运营商掌握着基站、终端信息传输设备,掌握着用户群体,肯定要把控着收费渠道,我们集团的利益会被压缩到最低,而且收费之后,钱在他们手里,他们想什么时候把分成转给我们就什么时候转给我们,我们能怎么办?打官司吗?官司拖个好几年都不一定有结果,而且一旦对簿公堂,这合作就进行不下去了!”

        唐小川转着笔,“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诸位有什么好的想法?”

        何副总裁这时说道:“老板、各位,目前想要完全用5g卫星通讯取代移动通信和互联网基本上不现实,即便我们公司已经研发出了相应的信号增强和增加信号穿透力的设备,也完全做不到在短时间普及5g卫星通讯!”

        “电新、移东这两家公司不需要使用我们的卫星信号也能够做到把4g换成5g信号,只需要增加基站和更换其他基站设备,另外两家也可以做到,只不过另外两家的市场占有率没有前两家那么大!”

        “如果我们有完全的牌照,当然可以自己单干,我们可以自己发展业务,不需要使用基站,直接在用户的房顶加装信号接收装置通过网线连接到室内任何一个房间,但是这么做的话,一旦我们公司的业务发展壮大,势必会吃掉其他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其他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设的信号发射塔、信号基站就会荒废,这不是上头愿意看到的,现在都讲究一个合作共赢,所以我们只能得到半个牌照!”

        “我认为我们可以从连通和光电这两家公司着手,想办法把他们拿下,无论是网络还是移动通信方面,这两家公司都干不过另外两家,从这两家公司着手,要容易得多!我建议由我们公司和这两家公司再成立一家由三方入股的通讯公司,我们公司出技术和一定的资金,另外两家公司把网络和通讯业务、设施资产单独分离出来,作为入股的资金!”

        刘志远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只怕是一厢情愿呐,通讯和网络业务可是这两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如果把这两个业务和资产分离出来,这两家公司就得改名了,只怕他们不会同意!”

        唐小川思索片刻后说道:“我们大家都把我们公司这个业务的定位搞错了,我思前想后,无论我们怎么参与进去,始终都会受到这几家运营商的摆布,我们始终都没有任何主动权,因为他们早已经瓜分了通讯和网络市场,其他人想进去根本不可能,因为他们的身份有天然的优势!”

        “我想过了,我们只做上游卫星通讯供应商,我们可以把卫星资源租给这些运营商,以计算流量的方式或者其他什么方式收取相应的费用,不要跟他们把关系搞得太近!除了国内的这些运营商,我们还可以把资源租给国外其他通讯公司!”

        “我们的优势就是技术,要严格把控相关技术,防止技术泄密,我们要研制销售我们自己的5g、6g设备,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通讯公司,只要租用我们的卫星资源,我们作为他们的上游企业就等于掌握了原材料供应,我们还可以根据情形提高或减少费用,只要某家公司不按时缴费,咱们就切断原材料的供应!”

        “我们集团现在制造卫星、火箭和发射火箭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费用也很低,以后可以大量发射卫星,等以后我们发射的卫星足够多,更进一步降低成本,还可以向客户进一步降低收费,到时候只靠用地面基站、发射塔传输信号就不好做了,因为成本太高,大量通讯公司会转而向我们租用卫星资源,我们做掌控资源的霸主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参与进去?”

   这时刘志远问道:“唐总,如果其他企业也能够把卫星技术和5g技术结合起来并发射卫星,我们在这方面就没有太大的优势了!”

        唐小川说:“你这个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无非就是多了一个、两个或多个同行嘛,大家公平竞争就是了,有了同类技术的话,大家拼的就是管理和服务,我们既不能在技术上落后,在管理和服务上也不能落后,难道诸位还怕与其他企业竞争?”

        公司高层们都纷纷表示不怕竞争,有竞争才有动力,干劲才足。

        唐小川说道:“我们用5g结合卫星技术提供通讯和互联网业务并非是要完全取代5g,目前看来,要取代地面基站5g通讯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我们的目的是能够让人们有更多的选择,而且在人烟稀少、地形复杂的地区,我们的5g卫星通讯技术显然更有优势,任何人只要有手机或电脑,想要通过我们的5g卫星信号进入互联网世界都能够轻松做到,而地面基站5g做不到的!”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宝贝打开点我要尿里面h 粗大挺进尤物怀孕人妻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