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厨房到卧室 一路做 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小糖果

软文

 随着她一起的还有另一个人。

  沈羲和听到沈璎婼落水的消息是一刻钟之后,她和同样得到传信的沈岳山远远对视了一眼,恰好宴席也差不多,沈岳山和沈羲和与众人作别之后一同去了祐宁帝召见的大殿。

        今儿虽然是在宫中设宴,祐宁帝也只是象征性出席了一下就离开去处理政务,故而他比沈羲和父女早一步到。

        沈璎婼换了一身衣裳,头发也刚刚吹干披散着,旁边跪着的是昭王萧长旻。

        “崇阿,适才阿婼落水,是二郎将之救起。”祐宁帝简明一句话就透露了许多深意。

        本朝对女子宽容,寡妇再嫁,未出阁女郎与儿郎一道策马踏青,三五成群都无妨,可到底没有宽容到能够不重视肌肤之亲的地步。

        “可寻了太医?”沈岳山开口问。

        沈璎婼微微一怔,她以为沈岳山第一句话会责难她为何离席,或是问她为何要独自跑到湖边,更或者因何而落水。

        她垂首回道:“太医说儿无碍。”

        被救起得及时,只要和一些驱寒汤药,夜里谨慎些不要着凉,明早起来若是没有喉头发疼发紧,头重脚轻便无碍。

        沈岳山点了点头:“因何而落水?”

        “有些闷,在湖边吹吹风,被野猫惊吓,这才落了水。”沈璎婼如实作答。

        沈岳山听闻便转头看向同样换了一身衣裳的昭王萧长旻:“殿下又为何如此巧合,见到小女落水?”

        萧长旻坦荡地说道:“县主在中宫读书之际,便与我亲近,今日见县主独自离席,小王自河南府带来了些小物件,想私下赠与县主。”

        旁边有内侍端着托盘,托盘是一幅汴绣扇,沈璎婼擅绣工,这也不算是出格之物。

        “这宫中如何会有野猫?”沈羲和转头问,“县主换下的衣物在何处?”

        “朕已经让刘三指亲自去典厩署彻查。”祐宁帝自然也知晓宫里不可能有野猫。

        宫女先把沈璎婼换下的衣物捧上来,主要是斗篷和外袍,沈羲和拿起斗篷,看似在仔细寻找什么,实则不着痕迹靠近斗篷,犹豫浸水的缘故,气息都很浅淡,沈羲和还是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清凉气息,这股气息像极了荆芥。

        荆芥之味为猫所喜,任何人猫闻到荆芥的味道,都会飞扑上去,也难怪那只猫直奔沈璎婼而去。

        搁下衣裳,沈羲和问沈璎婼:“今日可有人撞到你,亦或是碰了你的衣裙?”

        沈璎婼记忆极佳:“入宫之时,遇上两个女宫,险些栽倒,我扶了一把。”

        宫女自阶梯而下,端着用具,看不到脚下之路,似乎忘记有几步阶梯,沈璎婼担忧她摔倒,若是打碎了手中之物,怕是小命不保,便搀扶了一下。

        却没有想到,竟然在那时有人在她的斗篷上做了手脚!

        “我记得宫女的模样。”沈璎婼补充道。

        “此事定会详查。”祐宁帝道,“不过阿婼与二郎,崇阿你如何打算?”

        “陛下不用问微臣,微臣在西北,风俗与京都大有不同,救人性命,本是好心,却要因此赔上姻缘,好事成就怨偶。微臣一直以为,此风不可助长。”

        沈岳山义正言辞:“若是助长,日后不知多少儿郎见死不救,不知多少男女借此暗行算计。这与让功臣心寒有何不同?若非京都此风肆掠,今日也不会有人借此算计小女。”

        他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他本就是粗人,从不将这些看在眼里。


 

        祐宁帝被他噎得说不出话,这事儿到底是沈璎婼吃亏,想到沈岳山压根不把沈璎婼当回事儿,也不会在乎她会不会被人指指点点,若是换了沈羲和,他怕是早就提刀砍人。

        “阿婼,你是如何想?”祐宁帝温和地问。

        沈璎婼咬了咬唇,若是沈岳山方才没有开口便问她是否请了太医,她也会觉着沈岳山是压根不在乎她,那番话不过是因为她不是沈羲和罢了。

        不过有沈岳山那句话,她愿意相信,沈岳山这番话是出自于真心,与是谁受害无关。

        “阿婼谢昭王殿下救命之恩。”沈璎婼定了定神道,“阿婼虽幼时亲近昭王殿下,是因着当年昭王殿下亦相救过阿婼,将殿下视为兄长,阿婼不能恩将仇报,因此赖上殿下。”

        “阿婼……”萧长旻不可置信看着沈璎婼,他有些急切,对祐宁帝叩首道,“陛下,儿愿娶阿婼为妻,只盼阿婼莫要觉着委屈,做了儿臣的继室。”

        “做继室倒也无妨,昭王殿下是皇子,身份尊贵。”沈岳山幽幽开口道,“只是小女年幼,恐做不好一个好后娘。”

        做继室也就算了,还要做继母,嘴上说着萧长旻身份尊贵,实际上欲抑先扬。

        这让萧长旻再想说的话都被堵住。

        祐宁帝也是不同意沈家出现两个皇子妃,更何况沈羲和是他决定成全太子,字都赐了,就差下旨,他只是想要看一看有没有人在这等情况下打沈羲和的主意,看看他的好儿子们到底有多少能耐罢了。

        “既如此,此事作罢,宫中朕会下令,定不会有谣言。”祐宁帝道,“阿婼此事,朕亦会查出原委。”

        “陛下……”

        萧长旻还想说什么,抬首触及到祐宁帝凌厉的目光,低头抿唇不语。

        这件事就暂时如此,毕竟是宫里发生,沈羲和与沈岳山想要插手,也不好插手,更何况祐宁帝已经担保会给个交代。

        沈羲和父女三人出宫,沈羲和与沈璎婼同坐马车,沈岳山骑马在前,先将沈璎婼送到沈府,沈璎婼被搀扶下去后,迈步向府门,终究还是忍不住抓头问调转马头的沈岳山:“阿爹,若今日掉入湖中的是阿姐,阿爹也会说不在意名节么?”

        此事传出去,如何都会影响名声,当面自然不敢多言,私下必是要非议,她不轻易在意旁人置评,却也是颗肉做的心,怎能不受影响?

        “不会。”沈岳山干脆果断回答。

        沈璎婼错愕看着沈岳山。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从厨房到卧室 一路做 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小糖果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