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男朋友手伸进胸里 脱了在阳台趴着去h

软文

  萧长瑱当日不在皇陵之中!

        以萧长瑱敢把自己弄成庶人躲在皇陵再筹谋的有恃无恐,足以说明他底气十足。如此一来,他就不可能让信王得手。

        盗墓案是他所主谋,他知晓步疏林去了河南府,而沈羲和又在临川郡将之捅出来,这件事情纸包不住火,他必须要火速善后,才会私自离开皇陵去应对,这才让信王得了手,而自己却丝毫把柄也没有抓着。

        所以,崔晋百还是有可能是景王萧长彦之人,而盗墓敛财一是由四皇子萧长泰所为。

        “殿下对景王殿下多有赞誉,是惺惺相惜?”沈羲和又问。

        “我与他岂能惺惺相惜?”萧华雍轻笑着摇头,“并无同病相怜之处,怎能相惜?我赞誉他,不过就事论事……八弟,是陛下看好接替东宫之位的人。”

        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允许他在安南拥兵自重,让他早早跳出京中这个是非圈。

        他在京中无经营反而更令陛下放心,待到陛下百年,就将自己手中人脉尽数交予,不怕他不能坐稳皇位。

        原来如此,沈羲和心中微叹,在陛下心里,萧华雍注定要英年早逝,所以一切都已经早早安排好。

        “景王殿下也要加冠了吧。”沈羲和忽而道,“陛下会为他择怎样的王妃?”

        萧华雍对这话极其敏感,深怕沈羲和对萧长彦动了心思,他认真看了沈羲和好一会儿,确信她只是随口一问,这才缓了面色:“翻年便加冠,这两年陛下不会为他指婚,崔家有个小女儿,是尚书令嫡孙女,年方十二。”

        过两年指婚给萧长彦更好,如此一来就将崔家绑在了萧长彦身上。

        “陛下对景王殿下倒是用心良苦。”沈羲和觉着她有必要派人去安南,早些混入景王殿下身边,只是人不好选。

        萧华雍置之一笑,并未多言,沈羲和也答应沈岳山,在东宫不得超过半个时辰,算着时间告辞,萧华雍亲自将她送出东宫,看着飘落的雪花,在沈羲和步下阶梯之前出奇地喊了一声:“呦呦。”

        白的雪、红的梅、轻的风,她缓缓回首,清灵的目光透着麋鹿一般的润泽与疑惑,湿漉漉的一眼望入萧华雍的心口。

        平静的、柔和的、善意的眼神,令萧华雍到了嘴边的话不敢吐露,他暗暗深吸一口气:“若我有隐瞒你之事,你可会恼我?”

        沈羲和静默了一瞬,才莞尔。

        天地一片素白,她抹了口脂的唇殷红而又柔软,一笑倾城,点到即止的明艳:“殿下,这世间无人没有秘密,我亦有隐瞒殿下之事。殿下若无伤及我与我所在乎之人,我自不会恼怒殿下。”

        这个善解人意的答案,并未安抚萧华雍的心,他所隐瞒之事,是不损及沈羲和,却会让她重新审时度势,亦有可能会让她另择一张面孔对着自己。

        她或许再也不会如现在这般毫不设防,坦荡与自己详谈。

        更多的话,他却不敢再多言:“呦呦说的是,是我着相了。”

        沈羲和笑容略深:“殿下可还有事?”

        萧华雍:“呦呦路上当心,天日寒凉,日后若有事,便着人传信于我,我去见你。”

        “阿爹在家中,殿下确定要来寻我?”沈羲和透着点笑意道。

        萧华雍:……

        忘了,郡主府现在住着一尊大佛,他的身手瞒过郡主府的下属不在话下,可瞒过沈岳山却未必能成,若是被沈岳山抓个现行,只怕沈岳山非得趁机将他的腿打断不可。

        “传信吧……”萧华雍改了口,虽然麻烦了点,也别又一番情趣在内。

        “开春之前,应无大事。”沈羲和淡淡一笑,点头致意,趁着伞飘然远去。


 

        回到郡主府,远远就看见立在大门口,伸长着脖子张望的沈岳山,沈羲和忍不住无奈一笑,从马上跳下去,吓得沈岳山大步而来:“当心当心,若是摔着可如何是好?”

        “这不是怕爹爹等久了?”沈羲和笑着说。

        “摔着了阿爹心疼。”

        “阿爹等久了,呦呦也心疼。”

        沈岳山明白了,女儿这是变着法责难他天寒地冻站在门口等人。

        “阿爹这是闲来无事,在门口转悠转悠,看一看……”张望外面一眼,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看一看京都的房屋……”

        “喀喀喀……”忍不住的是紫玉,她真的不想笑话王爷,实在是王爷的借口过于好笑。

        沈羲和扫了紫玉一眼,给自己父亲台阶下:“可看完了?看完了我们就回屋。”

        “看完了看完了。”沈岳山瞥了眼紫玉。

        父女两并肩迈过门槛,一入内沈岳山就忍不住打听:“太子殿下对薛公之事如何作想?”

        沈羲和憋着笑,没有立时作答,她能不知沈岳山根本不干涉这些朝臣替换,一丝给祐宁帝抓住他有图谋不轨之意的机会都不给,问这话只是想知晓她和萧华雍都聊了些什么。

        “呦呦,你快说说。”沈岳山追到沈羲和的院子后才催促。

        这事儿沈岳山不问,沈羲和也要对他道:“太子殿下想为外祖父谋划三省。”

        沈岳山面色微变,他本是为了套话,任何结果都不重要,可听了这话,他却不得不重视两分:“是他主动如此说?”

        沈羲和颔首。

        沈岳山默了默才轻哼道:“定是试探你!”

        沈羲和:……

        是不是试探她,她难道还分辨不出?不过她不好说,有了前面几次的经验,她深知此刻她说个实情,也会让沈岳山谴责她又偏袒萧华雍。

        沈羲和不信沈岳山不知,不过是习惯性在她面前抹黑萧华雍罢了。

   那又能如何?这是她唯一的亲爹,她只能纵着他呗。

        或许是沈羲和的反应没有遮掩的敷衍,沈岳山又道:“呦呦,有个词叫——捧杀。”

        沈羲和:……

        “阿爹,为何你要如此重视太子殿下?”沈羲和很是纳闷。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电影院男朋友手伸进胸里 脱了在阳台趴着去h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