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漫画 口述我与妺的性经历

软文

  陛下和朝廷诸人都没有怀疑到李氏身上,不是因为他们不够足智多谋,而是他们不信表面上冲动易怒,对皇家的仇恨明明白白摆在脸上的李氏是个城府极深之人。

        李氏这些年的伪装骗过了所有人,自然还有另一点,沈羲和与萧长旻将于造是假冒之事做得天衣无缝,令百官乃至陛下都无从怀疑,故而他们会被误导,以为于造临死也在胡乱攀咬。

        尤其是陛下,他应该是对代王最了解之人,他更不会信此事书代王所为。只有沈羲和、萧长旻以及萧华雍笃定,于造并未说谎。

    于造自然是真的于造,他清楚若是他敢欺骗沈羲和和萧长旻,他们能够偷梁换柱保全于家,也就能将于家置之死地。

        “李氏与何人合谋,一丝线索也无?”涉及朝堂大事,沈羲和不便插手调查,以免引起祐宁帝猜疑,时刻盯着她反而不美,故此才来问萧华雍。

        “干净利落,无一丝痕迹。”萧华雍都忍不住暗赞。

        沈羲和沉吟了片刻:“若要如此,只有一个法子可行。”

        萧华雍唇边的笑纹浮现,其实他心中已有定论,只是萧长旻都未曾这般想,一直盯着老三,他想知沈羲和是否与他想到一处:“是何法子?”

        “代王妃幽居内宅,又是李氏之人,便是她善于伪装,瞒过了自己的城府,可她稍有异动,陛下定会察觉,故而她应是没有可支配之人。”

        沈羲和分析道:“而此时所谋甚大,非心腹不敢指派。故而,依我看来,于造并非被她的人逼入局中,只不过他们将于造套牢成为他们的棋子之后,于造必然要知晓为谁卖命才肯继续着手,代王妃就出面见了于造,令于造以为一切都是代王所为。

        然则,此案代王妃只怕也就这一个作用,便是担了个名,只为掩护她同谋。”

        于造不可能不确定是代王就敢跟着干这样的事儿,哪怕是被威胁被算计也不可能。

        代王这些年也绝不是真的韬光养晦,以他的实力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大事儿,以及盗墓案被揭发出来之后,代王一如往常大事置身事外的态度,也能看出此事他毫不知情。

        李燕燕又无人可用,事情被揭露出来,代王成了被怀疑之人,却查不到丝毫证据,哪怕是他们顺着代王怀疑了李燕燕,也查不到李燕燕丝毫证据。

        就只能说明李燕燕只是个烟雾弹,也只有如此她才敢大胆行事。

        只因便是人人都猜疑她,却也拿她无法,故而那些被抓之人都是另一主谋借李燕燕之手安插给于造,让于造越发对代王暗中势力佩服,从而死心塌地。

        萧华雍从胸前之中爆发出沉闷而又愉悦的小声:“呦呦与我,心有灵犀。”

        对萧华雍的暧昧措辞,沈羲和充耳不闻,面不改色,也不欲去纠正,计较了反而使他越来劲儿,指不定还能说出更多露骨之言,不过是仗着她打定主意与他合作罢了。

        “殿下心中,对代王妃之同谋,可有猜想?”沈羲和问。

        “天家就那么几人。”萧华雍笑意未曾收敛,“老二无辜,老三无辜,老四去了皇陵,也有可疑,他这些年暗中培植的势力不容小觑;老五炸皇陵可谓此事的揭露者,此举意味着他也非同谋。

        小九与老五一母同胞,若此事为小九所为,老五便不是揭露而是帮其遮掩,余下只有一个人。”

        余下还有两位三位皇子,六皇子已经“死”,十二皇子不说还未成气候,只说他现下都成了萧华雍的挡箭牌,就能排除,故而只能是远在安南的八皇子萧长彦。

        沈羲和最担心之事还是发生了,比起四皇子萧长瑱,她更偏向于萧长彦,尤其是那些黥面之人,更符合萧长彦。

        崔晋百与萧长彦母族裴家走得近,还有一个与萧长彦一道长大的萧甫行。


 

        当日她让步疏林去缠着崔晋百,确有试探崔晋百之心,亦有为步疏林解困之意,可这二人的名声闹得沸沸扬扬,且彼此关系不浅,日后若是各为其主,步疏林该如何自处。

        “呦呦,因何思虑?”萧华雍蓦然感觉到沈羲和的情绪有浅浅的波动。

        沈羲和原想提醒萧华雍当心崔晋百,又担心她提了一嘴之后,萧华雍重视之下对崔晋百不利,她得回去问一问步疏林的心思:“一些私事。”

        蓦然间,沈羲和想到了华富海,崔晋百与华富海曾经由一个人扮演过,若崔晋百是萧长彦之人,也就意味着华富海是萧长彦之人,拥有华富海这样富有四海的下属,萧长彦还用得着盗墓敛财?

        便是用得着盗墓敛财,也用不着这样销账吧?让华富海扬帆出海一遭不久能够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崔晋百不可能是萧长彦之人,那么崔晋百也许就是接近裴家之人!

        沈羲和豁然抬头,清灵的双瞳盯着萧华雍:“殿下觉着四皇子与景王殿下,谁更可疑?”

        萧华雍第一次没有听出沈羲和的试探之意,他如实作答:“呦呦定然怀疑是八弟。”

        “难道殿下更怀疑四皇子?”沈羲和仔细分辨着萧华雍的神色,看不出萧华雍丝毫作伪。

        “西北王对我们兄弟所知,不过是派人查询之后分析与呦呦,我们是晚辈,未曾与西北王接触过,西北王不知八弟为人。”萧华雍轻声道,“八弟有勇有谋,兄弟之间,他与小九最擅兵法,是难得的将才。八弟经过战场上的浴血奋战,他有亲如手足的将士马革裹尸,这些人也许连尸骨都不能从战场上全须全尾带回厚葬。

        他不会如此作为,是因他知晓若有一日这些人的坟墓被掘,他该如何悲痛。”

        沈羲和听得出萧华雍对萧长彦言语中有赞叹。

        “反观老四,他暴露了野心,无法在京都伪装下去,便寻了个由头解了陛下燃眉之急,虽被贬为庶人守皇陵,可他十多年的筹谋,不会一朝死心。”萧华雍肃容道,“若无底气,他怎会这般蛰伏?”

        萧华雍一一剖析,沈羲和只觉分外有理,这绝不是敷衍或者有意误导她,对于十五岁就去了安南一直不回京都的萧长彦,沈羲和的确不能笃定其为人。

        “另有……”萧华雍又提醒了沈羲和一个小细节,“当日叶氏寿辰,李氏也去了,她们二人其实并无多少交情,李氏不喜宫中之宴。”

        对,李燕燕不喜萧家人,荣贵妃的赏菊宴她都没去,但叶晚棠的寿宴她去了。

        沈羲和原以为她是觉着无长辈自在些才去,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与定王合谋。

  “还有一点。”沈羲和经过萧华雍的提醒,也想到一个不合理之处,“信王殿下派人炸了皇陵,按理说四皇子就守在皇陵之中,他会被逼至不得不以此来重新蛰伏,皆是拜信王所赐,他应当恨极信王。

        要么他不会让信王得逞,要么他让信王得逞,就必然抓住信王把柄,可到了此时他也没有揭露信王,只有一个理由能合理解释。”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快看漫画 口述我与妺的性经历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