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你身上做俯卧撑 性功能强大的男人外貌特征

软文

  沈岳山没有把话挑明,可沈羲和却知晓他眼底的隐忧。

        他害怕萧华雍对她一切包括施恩都只是一场算计,尽管如此着想不免为小人之心,可人心隔肚皮,活在他们这样刀尖上行走的人家,也只能把每一个人都往最坏之处想,才能时刻清醒,才能保全自己。

        他怕自己在这些恩情之中动摇,最后万劫不复。

        沈岳山动了动嘴,最终好似轻叹了一声,没有再多言,有一丝不知如何说的为难。

        “阿爹亦可放心,他若不算计我,我亦不会算计他。更不会贪恋权势,而对他不利。”沈羲和误解了沈岳山的担忧。

        对于萧华雍,一开始选择他,便是因他乃正统嫡出,又……

        可她从未想过他若长寿,就对他下毒害他性命。

        “呦呦……阿爹只愿你安好。”沈岳山最后只温声说了句,言近旨远,耐人寻味。

        他和沈云安一样,知她此刻心若磐石,难以撼动,可她到底只是个小姑娘,哪里知晓一个儿郎若是真掏心掏肺讨好一个女郎,是多么难以拒绝的热烈,活生生的人,肉长的人,如何能够真的毫无感触?

        他盼着自己的女儿往后安乐,有人为她遮风挡雨,为她保驾护航,为她义无反顾,如此她便能松快安乐些。却又怕人心易变,她懂了这些之后,为情苦为情累为情伤。

        父母对儿女之忧,大抵是永无餍足。

        最终沈羲和还是入了宫,萧华雍煮了吐蕃的茶,温热的鲜奶熬制出来的茶,在寒风之中一路口,就能将所有寒气都散尽。

        “今日多谢殿下赠珠,如此珍贵之物,无功不受禄。然则,殿下一番盛情不好相拂,故而昭宁也备下一份礼物,还望殿下收下。”沈羲和亲自从珍珠手里接了几个舒舒服服的匣子递给萧华雍,“殿下看看,可喜欢?”

        萧华雍将之打开,是一套上好的茶碗,邢窑若雪,薄而莹润,工艺精湛,有无数茶碗的萧华雍,也不得不赞一声:“好茶碗。”

        “昭宁不擅茶道,此物赠与殿下,才不算埋没。”这是当年一个邢窑手艺人遇难,为沈岳山所救,后每年都会赠一套邢窑器具,多数沈岳山给了沈羲和。

        “呦呦客气,呦呦赠我香煤,我赠郡主北珠,原就是礼尚往来,呦呦又赠我茶碗,我便不知该赠郡主何物。”萧华雍没有替之前的恩情,只说北珠是香煤的回礼。

        这下倒是显得沈羲和过于多礼,沈羲和也不在意:“香煤不值当,往日殿下助昭宁良多,昭宁理应感念殿下,往年在西北,家中无其他女眷长辈,由昭宁掌中馈。与家中交好,但凡王府多了些什么稀罕之物,昭宁都会相赠些许。”

        明明白白告诉萧华雍,她的举动只不过是寻常的人情往来,只是不把他当做陌生人,却也并不是真的事事想着他。

        萧华雍何等聪明,如何能够不明白,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循序渐进,持之以恒的心理准备。


 

        “呦呦便不要与我悉数往日种种,否则你我怕是掰扯不到头。”萧华雍笑着,“呦呦特意来一趟,便只是为了回礼?”

        “是有一事,要给殿下提个醒。”沈羲和凝神道,“薛公可能身子不大好,他将薛七娘托付给了家兄。”

        托付二字,委婉提醒了薛衡可能命不久矣。

        萧华雍面上笑意尽敛:“可知是因何故?”

        薛衡前两日才见着,看起来面色红润,精神矍铄,老当益壮。

        “心病,思念亡妻,哀思过重。”沈羲和喟叹。

        萧华雍相信若非是确凿之信,沈羲和定不会告知他,问是何缘由。原是打算请令狐拯前来为薛衡看一看,薛衡是能臣,他若辞世也是社稷一大损失,朝廷还会因他辞世而乱起来。

        若是心病,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这是自个儿不想活。

        “呦呦可有想过让陶御史入三省?”萧华雍问。

        沈羲和抬眉,她是压根没有想过要为外祖父谋前程,她清灵的双瞳黑曜石般幽亮,又似蒙了一层薄雾,令人看不真切,直直盯着萧华雍。

        萧华雍唇角笑意温和,目光澄明清湛:“我并无试探之心,陶御史为人正直,三省有他,必是一番新天地。”

        沈羲和摇头:“树大招风,且我与你成婚,陛下绝无可能让我外祖父身兼要职。”

        “陛下不愿,也未必不可。”萧华雍云淡风轻道,“凡事皆可筹谋,三省之下是六部,吏部薛佪看似最有利,可陛下早不喜薛家与崔家同气连枝,事事压了王政一头,让王政束手束脚。

        户部尚书这才刚任职,不会挪动,剩下兵部、刑部、工部、礼部。”

        萧华雍从一旁的棋笥里抓出一把棋子,往棋盘上放下四颗:“礼部可不济,工部尚书已年迈,兵部尚书与刑部尚书,只要将这二人动一动,必然要越过六部擢拔。”

        如此一来,陶专宪就是最佳人选。

        沈羲和明白了,萧华雍不是要逼祐宁帝,而是只给祐宁帝一个选择。

        “位高而责重,外祖父也年迈,我需得问一问他老人家如何作想。”沈羲和不为陶专宪拿主意,陶专宪愿意,她倒是可以与萧华雍合力试一试。若是陶专宪不愿意,那就打住。

        “陶御史定会应允。”萧华雍笃定道。

        陶专宪是有能力和才敢之人,也不弱于薛衡,只不过他为人正直,陶家又不是大世家,若无人相助,到从三品的御史大夫基本已经打头,否则这么多年也不会一直无法挤入六部。

        他不钻营,不意味着他没有志向。

        更何况外孙女即将成为太子妃,他更喜欢自己能权利大一些,多护着沈羲和一些。

        沈羲和明白萧华雍所指,见着萧华雍将棋子收敛起来,而不远处还有一枚黑子,她为了岔开话题,便道:“殿下,您漏了一枚棋子。”

        萧华雍与天圆齐刷刷看过去,天圆心里一咯噔,这可是殿下的宝贝疙瘩,这要是也扔回棋笥,都长一个样,如何再寻出来?

        萧华雍唇角的笑容僵住。

 沈羲和由始至终没有想过那一枚棋子有什么独特,是当日在杏林园,与华富海博弈所留。

        棋子只有三种材质,一是民间较为普及的木质,二是乡绅书馆里的黑白鹅卵石,三是高门显贵用的玉质,当日在杏林园,园子并非白头翁所有,而是一位豪富供养白头翁所设。

        棋子棋盘这些都是用的最好之物,也是玉质的棋子,沈羲和虽通棋艺,却不好此道,自然不会去加以深究,棋子大小也差不多,便没有多想。

        原只是不愿与萧华雍纠缠于她外祖家之事,才随意寻了个话茬。

        “为何还有遗留?”萧华雍冷着脸吩咐。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我想在你身上做俯卧撑 性功能强大的男人外貌特征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