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求你把遥控器还给我 女同学在上课帮我用口弄出来

软文

   薛晟提前从公司回家,拿了茶叶后打算去高家探明情况。

    临出门时,薛老夫人安逸的坐在沙发上,冷嘲热讽的说着风凉话:“要我说,就应该压着薛夕去道歉,孩子们之间的事儿,你去有什么用?高老溺爱孙子,整个滨城谁不知道?”

    薛晟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口的愤怒,没说话。

    薛老夫人却不依不饶:“反正如果因为薛夕,让我们得罪了高家,我饶不了你!”

    薛晟强势开口:“妈,如果真因为夕夕得罪了高家,我会带叶俪和夕夕走,你放心,不会牵连到薛家。”

    说完这话,他没给薛老夫人再开口的机会,直接摔门而出。

    半个小时后。

    薛晟站在高家门口,庄园的高墙将他拦在外面,秘书也堵在铁门处,说话倒是客气:“薛先生您回去吧,高老身体不适,不适合见客。”

    薛晟询问:“那什么时候合适?”

    秘书站直身体笑:“这个,要看高老了。”

    竟然是连门都不让进。

    薛晟皱紧了眉头,他将手中的茶递给秘书:“那您帮我将这个交给高老,就是一点茶……”

    秘书看向他手中的礼物,神色顿了顿。

“啊!”

    叶佳期闭眼,已经做好被撞个包的准备了。

    没想到,乔斯年的手早就放在了车门上,她撞到的不是门,是他柔软的手心。

    叶佳期揉了揉额头,不疼。

    她尴尬地看了乔斯年一眼……

    好吧,要不是他,她这会儿又要疼得嗷嗷哭了。

    乔斯年看着她,满眼的鄙视。

    “小小姐!”吕姨也走过来了,高兴地看着她。

    但所有人在乔斯年面前都不敢说太多话,吕姨是老人了,也不敢。

    “哎!”叶佳期笑了笑,脆生生地应了。

    三年过去了,吕姨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

    她走过去拉住吕姨的手,想要跟她说说话。

    可是,有些人就跟冰雕似的,站在一旁又冷又硬又碍事。

    乔斯年没有开口,大步往乔宅里走去。

    叶佳期看着他挺直的背影,直到远远离去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小小姐,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又漂亮了。”吕姨拉过她的手,夸道。

    “吕姨,你也是,还是这么年轻。”叶佳期笑道,“叫我佳期吧。”

    她早已经不是这儿的小小姐,乔斯年让她来,也只是因为要她将东西全搬走。

    她没有什么要带走的,这儿的东西都不属于她。

    当年她什么都没有跟着乔斯年进了乔宅,三年前她走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带走。

    她感谢乔斯年对她十二年的收留之恩,可她从未觊觎过乔家的财产。


    她知道乔斯年有钱,可她喜欢他,哪怕就是一不小心怀了他的孩子,她都从来没有想过所谓的家产……

    可三年前的那通电话让她彻底心寒,原来在他眼中,她只是一个工于心计,贪图他钱财的女人。

    恐怕在他眼里,她和外面那些想爬他床的女人并无区别。

    想到这儿,叶佳期心口一凉。

    要不是这儿还有她牵挂的人,她是断然不会再过来的。

    “不不,小小姐,你还是这儿的小姐。”吕姨道,“外面热,进客厅吧,凉快。”

    叶佳期的脸上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吕姨。

    三年前的事,吕姨一定是不知道的。

    叶佳期摇摇头,拉着吕姨的手不肯松。

    “吕姨,我就是来看看您。今天是工作日,我还有工作急着要完成,我得先走了。”

    “小姐,这么着急吗?不是说好吃饭的?”吕姨的眼中满是失落。

    叶佳期不忍心看到吕姨失落,可她真得不愿意进乔宅。

    她只好安慰吕姨:“我工作真得很急,我下次再来看您。今天,恐怕是没有空了。”

    “小姐,我都三年没有见到你了,你真得不留下来吃顿饭吗?我做了你爱吃的菜……”

    吕姨难过了,伤心了。

    叶佳期心软,有些为难。

    她是不忍心看到吕姨难过的,她一直将吕姨当亲人对待。

    “小姐,你打个电话给公司?或者让乔爷打个电话吧,乔爷那么厉害,肯定能跟你上司说清楚的。”

    吕姨的眼中是期待和不舍……

    叶佳期咬咬牙,还是狠心地摇了摇头。

    “吕姨,对不起,工作……有点急。”

    她不想进乔家,一点都不想。

    哪怕现在,她宁愿站在烈日下,她都不愿意进去。

“小姐,真得不愿意吃一顿饭吗?我准备了好多菜,姚叔他过会儿也会回来的。”吕姨苦口婆心地劝。

    要是在以前,叶佳期很容易就心软了。

    可现在,不一样。

    她还是狠下心,摇头:“对不起,吕姨,真得对不起,我必须得回去。下一次,我请您吃饭。不,我亲自做菜给您吃,我现在会做菜了,您尝尝我的手艺。”

    “不不,小姐,我哪里敢让你给我做饭。”吕姨拒绝了,“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留下来吃顿饭吗?”

    她往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乔爷。

    这种时候,她真得很想求助乔爷。

    可是,乔爷人影儿都没有了。

    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叶佳期知道,她做的有点过分。

    可她想,既然决定离开乔家,她就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牵连。

    人心都是肉做的,这儿毕竟是她生活了十二年的地方,她如果稍稍犹豫,也许会不舍。

    但她失去的那个孩子,允许她犹豫吗?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啊老师求你把遥控器还给我 女同学在上课帮我用口弄出来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