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与子乱小说系列 绑住茎身铃口囊袋

软文

这一晚薛夕刷题到很晚,导致第二天醒来的有点迟。

    叶俪将早餐打包让她在路上吃,看她打了个哈欠,心疼道:“夕夕,就算参加奥赛,也不要给自己这么大压力,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薛夕点了点头。

    刚吃完饭的薛瑶听到这话,忍不住嘲讽道:“有些人,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考了一次第一,就真以为奥赛也能手到擒来?我可听说了,昨天的模拟考试,有人又是垫底的。”

    薛夕没理她,拎着早餐往外走。

    昨天老刘说她进步很大,只要再避开几个知识点别用,就没大问题了,当然这需要刷更多的题。

    薛瑶跟在她身后,意有所指道,“你该不会志不在奥数,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吧?”

    薛夕充耳未闻,上了车。

    薛瑶跟上去还想说话,却见女孩已经靠在车窗上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她长长的睫毛微微翘着,白皙的脸颊上,红润的唇带着点湿意。

    薛瑶忽然就产生了一种浓烈的、破坏这种美感的冲动。

    车子照例在杂货铺前停下,薛夕似乎终于补足了睡眠,她拎着书包下车时,忍了一路的薛瑶再次讥讽道:“过几天的数学之星竞赛,你如果拿不到好名次,老刘也会让你退出奥赛班,我劝你别奢望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薛夕下车的动作微顿,无奈叹了口气。

    这只苍蝇好烦啊。

    她慢慢回头,直直看向薛瑶,停顿片刻开口:“我记得,你参加的是物理竞赛?”

    薛瑶莫名心中一惊,提防道:“你什么意思?”

    薛夕收回视线,恢复了淡漠:“没什么。”

    她将滑下来的书包往肩膀上提了提,往杂货铺走去,留下薛瑶在车内惊疑不定。

    进入店铺,向淮已经坐在餐桌边。

    这餐桌略小,板凳跟国际一中里学生们的椅子一样,向淮坐在那儿,大长腿无处安放,只能随意搭在桌子腿上,锋利的眉眼此刻带着几分懒洋洋。

    见薛夕坐下,他拿起一个包子,小虎牙这才敢开吃。

    三人沉默不言,很快吃完早饭,陆超边收拾餐桌,边询问薛夕:“嘿,昨天打架的感觉怎么样?”

    薛夕看了他两秒,回答:“挺有意思。”

    陆超:?

    薛夕又缓缓说道:“以后可以经常打。”


 

    陆超:…………

    见薛夕看向他,陆超甩了甩现在还发麻的手掌,咽了口口水,急忙开口道:“我还有事,没空陪你练!”

    薛夕略感失望:“……哦。”

    她又瞥向向淮。

    向淮往后靠了靠,挑了挑眉,以为小朋友会邀请他陪练,却没想到薛夕视线在他身上扫了四五秒后,就慢慢移开了视线。

    向淮微愣:这几个意思?

    薛夕已经在心里对向淮做出了评价:太瘦了,是个花架子,不如小虎牙敦实抗打。

    她站起来,准备去上学时,忽然停下脚步,对着向淮说:“明天周末,我要去外公家,怎么办?”

    总不能从外公家回来后,再跑到杂货铺见他一面吧。

    可不见他,会不会心绞痛?

    思索间,男人嗓音性感的低笑一声,他慢条斯理的坐直了身体:“小朋友,你是不是对谈恋爱有什么误解?”

    薛夕疑惑的看着他:“……嗯?”

    向淮两手放在餐桌上,修长十指交握,身体前倾:“在不方便见面的情况下,并不是必须每天见,不舒服时,你可以想想我,还不行的话,给我打电话。”

    薛夕听着眼神微亮,这是不是说明她不用每天都来报道?

    念头刚起——

    “当然你每天上学经过这里,能见却偏不见,就是另一种情况。”

    薛夕刚亮起来的眼神又暗下去:“……哦。”

    她想了想,从书包里拿起薛晟给她买的手机:“你电话多少?”

    等记下向淮的电话后,她直接往外走:“我去上学了。”

    向淮:?

    按理说,要了对方的电话,不应该拨打一个让对方也加下她的号码吗?

    他家小朋友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

    薛夕进入学校,就看到周围的人看她的目光有异,都躲得远远的,她也没在意,走进教室,房间里倏忽间一静。

    众人齐刷刷看向了她。

    薛夕继续往后走,刚坐下就听到旁边的人讨论: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短篇与子乱小说系列 绑住茎身铃口囊袋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