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短篇H文 变态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软文

        外墙爬满血红色藤蔓,密密麻麻连带着将地面淹没,宛如一汪蠕动的血色海洋,等待猎物地踏入。

        克迪尔通过脑海内的数据比对,再三确认这里就是省厅,绝对没有错。

        接下来他们要进入这栋被时光刻画出残忍痕迹的废墟。

        “这么多吃人藤……”克迪尔刚准备拿起□□――吃人藤畏火,就看到宋时钦往那片血色海洋面前一站,  那些散发着难闻腐朽味道的血色藤蔓居然蠕动着往旁边,露出一截地干涸暗红的地面。

        克迪尔:“……”

        讲真,  他没控制住,  看着宋时钦背影的表情爬上一层羡慕。

        几个小时只剩一口气,几个小时后不但重新活了,还能让这种噬血难缠的杀人藤主动让道,  简直就像一下子有了金手指似的。

        不过一想到对方眼中出现的非人情况,  对方现在到底算不算人类,  克迪尔又觉得要是自己得了金手指的后遗症是成为非人类的话,  那这个金手指还是不要的好。

        “那只组织异种吃过杀人藤,  我能感觉以到它们不想招惹我。”宋时钦向陆也解释自己的动作,血红的竖瞳流露出令人不适的阴冷,出口的声音却相对温和,  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这更加证明自己不再是人类的范畴。

        陆也落向藤蔓的目光若有所思:“这是个好消息,至少能让我们免去不少麻烦。”

        由宋时钦开路,  他们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废墟内部。

        没人知道一百多年前文明时代的人类是如何划分这栋大楼的工作区域,他们唯一能做的,  便是将这栋大楼全部搜一遍,找寻有关的户籍档案室。

        三人分散,鉴于克迪尔实力最差,他被分配到去查中间两层,宋时钦负责一二层,陆也带着风奇奇来到大楼顶层,从上往下。

        破旧昏暗的楼道充满过去的痕迹,斑驳潮湿的墙面挂着不少相框,玻璃早已经破碎,里面的内容风化腐蚀,空空如也。

        楼梯两边房间的房门大多数摇摇欲坠,顶端横着标牌,有的已经掉落折断,有的还顽强地挂在墙上,被尘土与蛛网覆盖,勉强能够认出上面的字迹。

        一到顶层,风奇奇犹如脱缰的野巴,迅速抛弃掉仆人也,咚咚咚跑开了。

        原本陆也分配任务时,她表示自己也可以负责两层,被陆也以她身高不够的原因无情拒绝。

        当然,另外两个人都知道陆也是不放心小白骨一个人行动,然而事实上大家心知肚明,就算他们这几个人类不小心挂了,小白骨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陆也并没有阻止风奇奇乱蹿,他看了眼小白骨消失的影子,说了句:“不要跑太远。”

        过了好一会儿,安静的空间传来女孩不耐烦的声音:“知道啦。”

        风奇奇揣着手抬头端详门上方破破烂烂的标牌。

        【厅长办公室】

        厅长?

        这栋楼里最大的官了吧。

        风奇奇进入厅长办公室,房间里的陈设早已乱成一团看不出本来样子,靠墙的一团东西勉强能辨认原身可能是沙发,但已经被腐蚀得只剩下木头框架,还有一些支棱起来的弹簧。

        从残留的痕迹来看,大概曾经被不少异种光临过。

        那套厅长使用的办公桌歪斜地杵在地面,除了沾有些暗黑色的干涸污渍,算得上少有的比较完整的东西了。

        风奇奇拉开办公桌的那些抽屉,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搬出来扔到地上,方便她查看。

        大概多了层保护,抽屉里文件之类的东西还保留着,只不过字迹有些模糊,勉强能够辩认。

        小白骨翻了下,都是一些有关治安政策法规等内容,将这些甩到一边,她又找到几个档案袋,拆开看,里面是一些没用的案件陈述,她随便看了看。

        嗯?

        踩到一个东西,发出咯吱声。

        是个泛黄的相框,应该是夹在某个文件袋里,她刚才把东西一股脑扔地上时掉了出来。

        相框没有损坏,里面的照片保留完整,一个身穿制服、表情威严的中年男人。

        估计就是厅长。

        要是长得好看的话,风奇奇也就多看两眼了,她无趣地扔掉相框,相框落在地上,挪开视线的时候发现相框裂开的口子里,好像藏有东西。

        风奇奇找宝的心态冒出,忙暴力抠开相框,一张照片悠悠落了出来。

        照片后面的夹层里居然还夹着一张照片!

        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各种狗血八卦剧情――正常人谁会在照片后面再藏一张照片呀!

        捡起来。

        略微失望.jpg


 

        并不是她所想象的狗血剧情,照片很正常,里面有三个人,背景约莫是实验室,三人背后有好几个黑色的显示屏。

        身穿制服的中年男人,一身西装的年轻男人,白大褂笑容温婉的漂亮女人。

        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合影而已。

        右下角有行小字:摄于2033年6月1日

        “有发现吗?”

        门口传来声音,一无所获的陆也走进来,看到的便是小白骨毫无形象地坐在泛黄纸页上。

        “在找呢。”风奇奇随意扔下照片,继续扒拉地上的文件,顺带敷衍地问了句,“你呢。”

        陆也摇头,他弯腰捡起她扔掉的照片,一边看一边说:“差不多可以去下一层了。”

        在风奇奇专注厅长办公室这一间房时,陆也已经快速地扫荡过其他房间。

        “奇奇。”他的声音忽然有些不同。

        风奇奇头也不抬:“干嘛?”

        陆也:“照片你仔细看了吗。”

        风奇奇:“?”

        男人蹲下来,把那张照片放到她面前,指着照片上三人身后的显示屏。

        什么呀。

        风奇奇小脑袋瓜都快贴到照片,终于看到显示屏的顶端中间,那里有仿佛是logo的两个字――神迹。

        风奇奇:“!!!”

        她茫然地看向陆也。

        陆也眼睛里有了淡淡的笑意,抬手摸摸不可置信的小白骨,他道:“我想,这张照片是在神迹内部拍的,照片上的三个人,或许本身是神迹的成员,或者和神迹有合作。”

        风奇奇还沉浸在自己这么快找到有关神迹的消息,虽然只是一张照片,但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奇奇小公主莫不是个欧皇?

        陆也仿佛知道她内心所想,敲了下她叮当响的小脑袋:“按照克迪尔所说,神迹是文明时代非常神秘的组织,但既然存在,当时的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假如当时神迹做了一些不符合常规的事件,身为省厅的厅长与对方有所交涉,是再合理不过的事。”

        风奇奇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把她先前扔开的几个档案袋扒拉过来。

        “这上面讲的是一个连续失踪人的案子,一直没找到凶手。”

        “这个是几起高空跳楼自杀案,跳楼的地方是一个,自杀的人好像约定好都在那里跳楼……”

        ……

        “这些算不算不符常规的案件,会不会就是神迹搞的鬼?”小白骨兴致勃勃地推测。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纯肉短篇H文 变态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