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摸你的那个吗 舌头伸进我下面什么感觉

软文

 “关键他还拒绝了,切。队长,我感觉那个捧骷髅头的阴森森,怕不是心理有问题。”

        “你这话就不对了,末日里面哪个家伙心理没点问题?”

        “滚。”

        ……

        队友们互相议论着,等待队长解答他们的疑惑。

        宋时钦看着队友们,摇摇头,带了点说教的口吻:“在野外,遇到多人队伍没什么,遇到这种人少的队伍,一定要注意,能交好则交好。”

        队友们不是蠢货,被队长这么一说,转眼反应过来。

        是啊,2号古遗迹什么地方?

        两个人就来了。

        对方肯定不是来送死,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他们有底气。

        而底气来自于实力。

        聪明人在野外行走,有时候宁愿得罪异种,也最好不要得罪人类。

        人心,比暴戾凶残的异种可怕多了。

        也有人不以为意,撇撇嘴:就算再强,一两个人闯危险重重的2号古遗迹,和送死没区别。队长可别头脑发热,乱发好心。

        陆也让克迪尔去车上待着,他带着小家伙去往右侧的山坡,这里距离宋时钦等人有一定距离。

        找了块石头坐下,将小家伙放在腿上,让她面向前方。

        借着月光洒下的淡淡光线,那座在黑暗里腐朽的庞大城市映入风奇奇的视线。

        她怔怔地看着。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在翻涌,却偏偏涌不出任何有效的画面。

        潜意识里充斥她不理解的遗憾和淡淡忧伤,仿佛在缅怀:曾经那么漂亮的一座城市,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下意识的,她往前面滚了滚。

        男人伸手挡了下,免得她掉下去。

        这要是掉下去,那可真得满地找头了。

        “陆也,我好像来过这个地方。”风奇奇蹦了几下,成功将那种让她不太舒服的淡淡情绪蹦掉。

        陆也:“然后呢?”

        风奇奇:“没了。”

        陆也:“……”

        她也知道自己这话说了等于白说,但小白骨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说了废话,她哼了声,信心满满道:“天无绝人之路,我想找到的东西,肯定能找到。”

        陆司长没她这么骄傲,指腹随意在小白骨头顶轻敲:“除了找到日记本,你还有其他想做的事吗?”

        “变成人啊。”风奇奇白了男人一眼,虽然他看不到,顺便警告,“不要再敲了。”

        陆也改敲为摸,换了个问题:“饿了吗?”

        他怎么老问我饿不饿,风奇奇没好气:“不饿不饿。”

        陆也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盒牛奶。

        风奇奇:“……”

        ???他什么时候拿的,我怎么不知道!

        紧接着奇奇小公主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先前她喝牛奶是整个身体泡进牛奶里,身体吸收=喝掉。

        现在她长高了。

        没个一大盆都泡不了她,她该怎么喝?

        泡一根骨头?

        陆也撕开牛奶盒,试探地在她头顶倒了滴。

        感觉头顶凉凉的风奇奇:“?”

        然后,她感觉到了甜甜的奶香味。

        ……???

        这也行!?

        试验成功的陆也嘴角轻扬,一边给小白骨浇牛奶,一边拿出一支营养剂喝下。

        当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克迪尔一脸羡慕地看着宋时钦那方热闹吃晚饭的画面,他今天什么都没吃,只喝了两杯水,昨天吃的那只营养剂时间早过了,此刻肚子正饿得咕咕叫。

        真香啊。

        他收回目光,悄悄打量座椅上一动不动的白骨们。

        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让他自己都吓一跳的念头:这骨头炖汤味道肯定不错。

        “……”

        疯了疯了。

        克迪尔按了按空瘪的胃部,挪开视线,转向陆也放在那里的背包。

        他知道里面装有牛奶和营养剂,看到陆也拿出来过。

        余光从窗外看到人影走近。

        大佬回来了!


 

        他赶紧起身,迎接陆也和白骨异种上车。

        肚子里传出的叽里咕噜声在车厢里极为明显,他看到白骨异种的脑袋转过来盯着自己。

        克迪尔被盯得头皮发麻――总感觉她在掂量我值不值得吃。

        好在经过一天的相处,他隐约对白骨异种的性格有些了解,忙露出讨好的笑。

        陆也扔过来一样东西,手忙脚乱地接住,低头一看,是营养剂。

        “谢谢陆哥。”

        克迪尔松了口气,他赌对了:陆也总不可能看着自己饿死。

        风奇奇已经和身体重逢,趴在窗边的小手骨试探地动了两下,当即获得奇奇小公主的死亡凝视,只得委委屈屈地重新趴了回去。

        陆也去了车厢后面,风奇奇看着克迪尔表情扭曲地吞下营养剂,突然问:“营养剂到底有多难吃?”

        克迪尔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白骨异种在和自己说话。

        面对好奇的白骨异种,明白这是自己的一个表现机会,他搜肠刮肚地想了会儿,灵机一动,道:“大人,营养剂的味道大概像馊了的牛奶。”

        不得不说,他的比喻成功让风奇奇了解到营养剂的难吃程度。

        她挑剔又嫌弃地扫了眼克迪尔,后者喝个营养剂,表情痛苦得喝毒药似的。

        可是陆也喝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一对比,立刻衬托出陆也的不一样。

        克迪尔就是个渣渣。

        她愈发满意陆也了。

        他给她兑换昂贵的牛奶,自己吃难吃的营养剂,没有半点怨言。

        嗯……对她的各项行为均已合格。

        应该奖励陆也。

        风奇奇泛着奶香味的脑袋想了半天,忽然有了灵感――

        她决定往营养剂里添点自己的骨灰调味。

        奇奇小公主这么大方,陆也一定会感动的!

 天公不作美,  半夜下起雨来,雨哗哗啦啦一直到黎明也没见有停下来的趋势,  连绵的雨线连成一片雨雾,看什么都像是蒙着一层膜。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我可以摸你的那个吗 舌头伸进我下面什么感觉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