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女给男主酒里放了佐料 花蒂惩罚玩弄

软文

    这其实就是对李虎城的一个支持和回报。

    李虎城不缺钱,即使给李虎城个人一个亿,不仅没有多大意义,李虎城也不会要。

    这样拿出来一千万给米莎县,钱不多,但是让李虎城很有面子。这才是对李虎城最好的支持。

    况且李虎城又买了藏獒和普洱茶,以严春和蓝长生对李虎城的了解,立刻意识到李虎城又在憋大招儿。

    如果不是赚大钱,李虎城是不会上这两个项目的。严春和蓝长生一合计,就准备跟随李虎城,也买进藏獒和普洱茶。

    每个人拿出一千万元,就当是交学费。一旦藏獒和普洱茶这两个项目成功,回报将远远超过一千万元。

    几个人出钱,是在家的时候就商量好的。

    分工帮助销售青稞酒和牦牛衫,则是严春和蓝长生刚才的临时决定,谷秋颖还不知道。

    但是严春说叫她留在这里几个月,倒是正和谷秋颖的心意。

    在这里就能跟李虎城在一起,家里那些熟人也不知道,两人正好双宿双飞,也能照顾虎城。

    这是严春叫自己留在这里的,帮助协调销售产品,正好名正言顺留在这里。

    这一刻,谷秋颖觉得严春可爱极了,不愧是自己多年的好友。

    没一会儿,强巴就带着几个班子成员来了,田国龙把蓝长生、严春、谷秋颖捐款和帮助销售产品的事情说了一遍,几个人立刻连连感谢,轮流敬酒。

    这个李虎城就是厉害,随便来几个朋友,出手就这么大方。

    三千万啊,能干不少事情呢。

    喝到兴奋处,就起来唱歌跳舞。

    李虎城等人都是这种场合的常客,唱歌跳舞也不打怵。强巴等当地人,更是天生能歌善舞,随便出来一个人就是个歌手。

    唱一阵,跳一阵,再喝一阵,一时间其乐融融,宾主尽欢。闹腾了几个小时才结束。

    回到招待所洗漱完毕,谷秋颖自然而然来到李虎城房间,晚上就住在了一起。

    第二天,县里举行了隆重的捐款仪式,感谢谷秋颖、蓝长生、严春三人。

    听说几个人还要帮着销售产品,两个厂子的干部和工人们更加兴奋。

    在感谢几个人的同时,人们也更加感谢李虎城。

    没有李虎城,这几个人也不会到这里来,更不会捐钱。

    因为是李虎城的同学,这一系列事情让田国龙的声望急剧上升。县府调整了各个领导的分管工作,田国龙的分管范围扩大了,几乎就是常务副县长的工作。

    实际上,两个月之后,常务副县长就要退休,县里已经向地区提出建议,准备让田国龙当常务副县长。

    内行人都明白,以田国龙的能力和这一次的贡献,当常务副县长几乎已成定局。

    捐赠仪式第二天,李虎城和江布的弟弟就带着谷秋颖、严春、蓝长生三人下乡,开始收购藏獒。

    因为李虎城已经收了一轮,米莎县的藏獒已经没有多余的,这回就到了另外两个县收购。

    一个星期之后,一共收了三十对儿藏獒。

    谷秋颖、严春、蓝长生三人平分,每人十对儿,在地区雇了一辆车往回拉。

    蓝长生的藏獒也不运回沪江,跟谷秋颖和严春的一样,直接运到大良,由严春建设犬舍,找人统一饲养。

    严春回去就安排青稞酒和牦牛衫销售的事情,然后再去彩南省购买普洱茶。

    严春和蓝长生开着车在前,拉着藏獒的货车在后,渐渐远去。

    “秋颖,你不做普洱茶的生意么?如果想做,我陪你走一趟彩南。”

    “不做了,有存款,关山还有公司,今后也有的是赚钱机会。这次就在这里多陪你几天。”

    “也好,今后赚钱机会很多,干别的也行,回去吧。”

    “你自己先回去,我到医院去一趟。”

    “去医院?怎么啦,有病了?”

    “没病,女人的事情,你别管。”

    “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你的什么秘密我不知道?”

    谷秋颖羞红了脸。

    “你别去,这是女人的秘密。”

    “到底是什么秘密?”

    “讨厌,就知道刨根问底。我去透环,你还跟着去么?快点儿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

    原来如此啊。

    李虎城开车走了,谷秋颖到了县医院。挂号之后,找到了大夫。

    “哪里不舒服?”

    “没有什么不舒服,我想摘环?”

    “摘环?想生孩子?”

    “对。”

    “这个……。”

    谷秋颖拿出一沓钱,塞进大夫衣兜里。

    大夫立刻换了脸色。

    “没问题,我们这里跟内地不一样,计划生育很松的,请跟我来。”


 

    两个月之后,酒厂和毛衫厂基本建成,开始试生产,并调试设备。

    严春和蓝长生那里也传来了消息,青稞酒和毛衫的销路已经有了眉目。那边的销售队伍已经建立起来,就等着这边正式投产之后发货,就开始推销。

    从目前的反应来说,效果似乎还不错。如果能够请到程化蝶代言,那效果会更好。

    这段时间,谷秋颖就陪着李虎城,在米莎县忙活。

    直到快三个月的时候,谷秋颖终于要回奉天上班了。

    担心路上的安全,李虎城就把她送到蜀地,两个人在这里游玩了十多天,谷秋颖终于要回家。

    在蜀地省会郊外,谷秋颖停车下来。

    “虎城,你别送了,回去吧。”

    “我再送你一程。”

    李虎城还真的有些恋恋不舍。

    跟谷秋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让他感到非常轻松,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虽然还时常想起于丹宁,但是他已经接受了于丹宁离开的现实,渐渐从悲伤中恢复过来。

    “我又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客气。以后的路都好走。累了我就住下来休息,遇到好风景就去游览一番,你不用为我担心。”

    “你这么漂亮,我怕你遇上流氓。”

    谷秋颖咯咯一笑。

    “我开车、吃住都是高档地方,走南闯北的,什么事情我没见过?倒是你让我担心。”

    “高原环境恶劣,还缺氧,冬天气候寒冷,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注意身体,注意形象,别那么邋里邋遢的,叫人看着笑话不说,我看见了也难受。听话,好好照顾自己。”

    “还有,丹宁已经走了,逝者已矣,你也该考虑再找个妻子来照顾你。”

    “你还年轻,今后的路还长着呢。总不能这样一辈子。”

    “等平平大一些再说吧,这件事情不着急。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不如咱俩在一起过得了。”

    谷秋颖心里一阵高兴。

    虽然这不太可能,李虎城也未必是当真,但是能听到这样的话,她心里还是高兴。

    “虎城,我比你大,还有孩子。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么,一辈子只做朋友么?有机会的话,咱们就在一起一段时间,作夫妻,还是算了吧。”

    “好好好,不说这事儿了。我也不送你,你走吧,路上小心点儿。”

    “你回去也小心点儿,路况不好就住下,千万别冒险。好啦,拥抱一下。”

    两人拥抱片刻,谷秋颖上车。

    摸摸小腹,心里不禁涌上一股温暖。

    怀了虎城的孩子,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儿。

    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我跟虎城的孩子就好。

    谷秋颖挂挡起步,按了一下喇叭,开车离去。

 虽然不是节日,但这两天的米莎县,却比一年当中最盛大的节日还热闹。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心机女给男主酒里放了佐料 花蒂惩罚玩弄

喜欢 ()or分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