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受辱系列 女警被黑人20厘米强交

软文

    “他们两个在一起,我很放心。”章耀辉面色平静地回答主持人的问题。

    主持人看不出来章耀辉脸上的神色是客套说辞,还是真的放心,她问:“他们有结婚的计划吗?”

    章耀辉感觉到周遭竖耳朵偷听的人,不知不觉都屏住了声息。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不太想知道。而且他们结不结婚都还两说。”似乎觉得这样的回答留白太多,章耀辉想了想,说:“我不是对韩觉有意见,我只是觉得,万一他们处不下去分手了也是可能的,这不是什么不看好,也不是诅咒。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彼此找到了真爱,隐退了就该结婚,其实这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催眠或者暗示。而我希望他们两个有足够的时间,自己去确认对对方的感情,而不是听别人怎么说。确认之后一起决定下一步,是一辈子谈恋爱,还是过几年选择结婚,又或者感觉不合适,分了手,我觉得都很正常。”

    主持人岁数只比章耀辉年轻十来岁,正是担忧儿女的时候,对于章耀辉,她很想跟章耀辉就子女的问题多多交流,但眼下显然不是时候。为了符合工作需求,她只得换个更娱乐的问题问:

    “章老师跟韩觉昨天回国了?”

    章耀辉说:“前天回来的。”

    “听说他们昨天去录了节目?”

    “对。”

    “你觉得他是准备复出了吗?”

    “谁?”

    “韩觉。”

    章耀辉一点也不奇怪对方会问这个问题。

    昨晚韩觉惊喜现身粉丝的升学宴,多角度拍摄的视频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网上,一首《海阔天空》及之前一段对考生的鼓励和安慰,让韩觉在第二天一早,直接就登上了娱乐版块和社会版块的头条。

    无数营销号蜂拥而至,说这是韩觉【复出在即的信号】、是【饥饿营销】、是【在为复出造势】……热闹纷呈,就连今天开奖在即的【金曲】风头都被抢去不少。

    圈内人士纷纷紧张起来。

    路人当初遗憾于韩觉的隐退,但两个多月那遗憾劲儿还记忆犹新,骤然听闻就要复出,就有一种眼泪白流了的感觉,心里头难免将韩觉看轻,觉得他隐退如儿戏,说话像放屁。

    喜欢音乐的乐迷对此大多喜闻乐见,他们对复出的说法信以为真,宽容地认为韩觉只是出去溜达一圈散散心,马上就可以带着好作品回来。

    韩觉的歌迷们兴奋是兴奋,但对营销号的尿性又有了解,对人云亦云的事情警觉地保持观望,所以将信将疑。

    然而有【知情人士】透露,韩觉昨晚参加了《我们恋爱吧》的录制,可以确定是本人。紧跟着又有《这才是街舞》的参赛选手站出来说,今天凌晨比赛时,见证了【神秘人】(顾安)的重出江湖。爆料者还特意在末尾补充了“我不是在说韩觉”来提醒大家。

    两个节目组的默认,使得爆料的可信度大大增加,所有信息都指向韩觉复出在望,粉丝们这下彻底坐不住了,甚至还善解人意地提出了另一种说辞:韩觉是隐退了没错,但顾安没隐退啊!她们迫切地希望能歌善舞的顾安赶紧出道。就算不唱歌,能在综艺里多露露脸也是好的。

    章耀辉早上看到新闻的时候,十句话里只了信一句,那一句还是【《街舞》“神秘人”惊喜现身,矢口否认自己是韩觉,还用手机打字介绍自己,说自己叫顾安,是顾凡的远房亲戚,虽然给韩觉写过歌,但跟韩觉不熟,韩觉就是个巨婴】里的【韩觉就是个巨婴】。

    对于韩觉复不复出这个问题,他问都不用问就能知道答案。他了解韩觉的品性,也明白韩觉知轻重,在病没好之前就复出,在他这里是一种毁约,他不会把女儿交给这样的人的。只是看到评论里大多问韩觉复不复出,却不问章依曼复出的留言,让章耀辉有点不爽。章耀辉转头问女儿想不想复出。

    章依曼在泳池边上,一边练习甩杆,一边扭头大声问,什么?想不想复读?

    章耀辉挥挥手说没什么,让她继续玩水吧。

    “有传闻说韩觉正在准备复出,这是真的吗?”主持人把话筒对准章耀辉。

    “假的。”章耀辉回答。

    今天中午,韩觉和章依曼留下了一猫一狗,两人又搭上了航班继续旅行。对于失而复得的镜头和追捧,依然是半点也不留恋;对于网上的猜测和议论,也是一点都没理会地留在了身后,连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也没说。

    章耀辉过于干脆利落的回答,让主持人有些措手不及,不假思索地接了一句:“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假的?”章耀辉虽然在笑,但眉头却皱了起来。

    “不是……”主持人被章耀辉的气场慑住,像躲开视线一样,她躲开了原本要问的问题,“……为什么他不准备复出?”

    章耀辉摇摇头,懒得回答这种没意义又没水平的问题,他把视线投向了主持人的身后,说:“这个问题,你该去问关溢。”

    主持人转头顺着章耀辉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远处正在跟人交谈的关溢。

    主持人当然也想采访关溢来着,奈何关溢进场之后就一直在跟人聊天,根本找不到机会采访。

    接下来采访的兴致已经没有了,章耀辉身子侧了侧,说有事要去谈。主持人知道挽留不住,勉强笑了笑,只得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章耀辉说是有事要忙,但依然站着没动,因为这边主持人刚走,他就看到关溢往这边走了过来。

    现在场内的人大致可分为三种。

    一种是被提名了的音乐人。他们紧绷着身子和神经,心不在焉地交谈。一面幻想获奖后的光彩,一面提前预设失望。

    一种是无所谓的,纯粹是到此一游来见见世面的。

    还有一种,是战场在颁奖舞台之外的。

    关溢是第三种,为工作而来。但他不需要费什么劲,就不断有人来找他接触。

    如今的关溢在圈内不再是什么无名小卒。之前一举逆转【黑客事件】舆论的短片里,关溢既作为士兵冲锋一线,也作将军排兵布阵,很是惹眼。他那张斯斯文文面无表情的脸,在圈内外都属于明星级的了。

    以前章耀辉很看不上关溢。

    韩觉离开【金沙】后的几年里,其实走得十分惊险,稍不留神,就又滚出娱乐圈的边缘。但靠能力也好,靠运气也好,韩觉靠自己平复了很多波折。这在章耀辉看来,固然是韩觉个人能力的体现,但也是幕后团队的无能表现。

    如果凡事都让艺人冲在前面,那团队养着是干什么吃的?

    因此,关溢作为韩觉的经纪人在业内为人所知,但在章耀辉眼里,关溢只是一个能力平平的工具经纪人而已。

    直到抓捕黑客,舆论翻盘的操作,才让章耀辉觉得关溢不是好运气的废物。而之后关溢这两个月的动作,更是让他真正正视起了关溢这个人。

    韩觉隐退之后,原本只服务于韩觉一个人的工作室,并没有随之收缩或者休整,反而像解开了枷锁,扩招,改制,大小动作不断。

    先是以韩觉留在曲库的“遗产”和【火种】的片约为诱,签了一批歌手和演员。然后又凭借着韩觉在美利坚的人气及威望,吸引了一些有意向美利坚发展的华夏歌手,或有意进军华夏歌坛的美利坚歌手。此外还投资了【小池池池】下一档网综,同时又在接洽《我恋》王导的新项目。最近更是传出了风声,准备和【蓝鲸】一起制作个选秀节目,挖掘新人。

    仿佛没有了韩觉光芒的遮挡,工作室里一老两小,三个高层的能力终于得到了解放。

    要不是碍于矜持,章耀辉都想掏自己的钱投资了。

    “章董。”关溢走到章耀辉边上,主动打了个招呼。

    边上的琳琳紧绷着身子,也跟着叫了一声。不能不紧张。不仅是因为章耀辉是她老板的准岳父,更是因为她听说了之前黑客事件里的一些细节。当初关溢和贾伦斯去美利坚抓黑客,其实扑了个空,让人给跑了,最后是章耀辉打了电话给美利坚道上的人,才把丢了的黑客找到抓住,恭恭敬敬送了回来。

    琳琳怎么都无法想象儒雅随和的章耀辉,竟然能和美利坚的黑道关系不清不楚。近两个月里,琳琳目睹了圈内一些大佬因为【我也是】倒台,发家史被挖个一干二净,一些过往的龌龊统统浮上了水面。琳琳以前或许会惊叹于这些大佬的黑暗,但一想到不显山不露水的章耀辉,又觉得这些所谓大佬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章耀辉记得这个叫琳琳的,曾经在电视里以韩觉的助理出现过,被章依曼起了个“小古板”的绰号,如今再看,脸上学生气少了,有的只是职场人士的干练。不过这小姑娘的眼神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关溢碰了碰琳琳,让她赶紧回神。

    “带孩子来见见世面。”关溢跟章耀辉说。

    章耀辉点点头,也没在意,他问关溢,今晚韩觉如果得奖的话,谁上台去领奖,“你?还是张子商?”

    关溢说是他。

    韩觉希望的是,张子商将来能够自己获奖而上台领奖,所以今天如果获奖,还得是关溢去领。

    “获奖感言是他写的还是你写的?”

    关溢说是韩觉准备好的,他只要上台念就行。


 

    章耀辉记得周一博在【金牛奖】颁奖典礼的时候,只说了个“谢谢”就走下台去,名噪一时。现在韩觉这个做师父的要上台,也不知道会不会一脉相承,来个杠上开花。

    但关溢应该已经看过内容,他是个聪明人,如果有什么不妥,应该会提出来或者改掉。

    “昨天上的那两个节目,是行程里安排好的?”章耀辉问起了昨天的事。虽然清楚韩觉的性格,但有些事最好还是要确认一下。

    “不是。”关溢解释说,韩觉昨晚的两个综艺,一个是适逢其会,另一个主要是为了给顾凡送剧本,都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参加的。

    “送剧本?”

    “新电影,《情书》。”关溢说,“新电影里有个角色是顾凡的。”

    章耀辉哦了一声,表示知道这个叫《情书》的新项目。毕竟【艾都影业】也投了点钱,并参与了《情书》的发行事宜。

    在系列电影、翻拍电影、改编电影横行的现在,做原创剧本电影显得尤其吃力不讨好。这是因为资本要规避风险,倾向于投资有粉丝基础的作品,也是因为整个行业正面临着创意枯竭。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火种】作为新崛起的独角兽,每部作品都使用原创剧本,对业界造成的震动是非凡的。

    但商业上的成功,只能证明“【火种】懂得怎样讨好大众和市场”,然后被一些苛刻的评论家和艺术家指责浑身铜臭。

    王植无所谓这些杂音刺耳不刺耳,反正影响不到他赚钱。

    夏原倒是很开心,觉得事情终于有趣起来,立马推动《情书》项目,并再一次亲自担任监制。她跟章耀辉介绍《情书》的时候,就说最后的票房无所谓,他们就是盯着拿奖去的。

    章耀辉看完剧本之后,觉得可行,恰好他们【艾都影业】人脉广,在颁奖季上有点能耐,于是接手了《情书》的发行,多少能帮点忙。

    但之后【我也是】和【黑客门】,证明了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

    现在《情书》不仅是业内最关注的几个项目之一,更是成为了【藤蔓】年度大众最期待电影榜单的前十。

    稍稍一分析,就能对票房的预估十分乐观。

    这是【火种】自证底蕴的作品,也是韩觉隐退音乐界,专注影视界的续作,宣传上再搞个“欠韩觉一张电影票”,“韩觉的新歌要在新电影里才能听到”,卖点太多太多。

    现在听到加盟的演员阵容还有顾凡这个流量,章耀辉真觉得夏原接下来该担心担心票房太高,到时候拿不了奖了。

    关溢补充道,还有一堆偶像艺人来跑龙套,而且女配“很可能是翁瑶。”

    章耀辉为【火种】感到可悲,这是又要赚大钱了。

    只是听关溢提到了翁瑶,章耀辉便顺口问了一句:“女主角不会找了翁楠希来吧?”

    关溢说:“那倒还没。”

    “还没?”

    “是没有!”关溢连忙纠正,所谓“还没”,是“女主角现在还没确定”。

    章耀辉站在商人的角度想了想,觉得其实用翁楠希当女主角也不错。首先翁楠希演技可以保证,一人饰双角以前也演过,其次又是【我也是】运动的发起人,人气极高,演《情书》这部大女主电影,十分合适,最后她还和韩觉有过一段……

    但站在章依曼她爹的角度,就觉得:“去年新出炉的影后,她形象不错,符合角色,演技也有保障,我认识她经纪人,回头我推你,你推荐推荐给韩觉。”章耀辉和颜悦色地说。

    关溢连连点头称好。

    半小时后,观众已经进场完毕,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章耀辉和关溢分别走进了会场,在各自的位置坐下,等待结束。

“获得【最佳装帧设计】奖的是……”

 


转载请注明:三颗柠檬文学网 » 新婚受辱系列 女警被黑人20厘米强交

喜欢 ()or分享